中央电视台新址配楼大火,用户自己用手机向搜狐WAP网、和讯网博客空间等进行微博客传播,在半小时内就把被央视自己“屏蔽”掉的新闻传得满世界都是。受此影响,都市报新闻覆盖的空间前所未有地扩大,各地都市报中最好看、最新奇的故事往往不在有传统优势的本地新闻版,而是在网络帮助下建设的国内新闻版。

空间被扩大,时间则被缩短到发生时的一个点。2009年初一次深度报道记者研讨会上,《中国青年报》记者举例:1987年6月24日至7月4日,中国青年报刊登的深度报道代表作“三色报道”(《红色的警告》《黑色的咏叹》《绿色的悲哀》),是5月7日发生大火一个多月后才刊登。

2008年11月27日,《中国青年报》记者叶铁桥在网上看到《我无意中捡到的某市公务员出国考察费用清单》,28日飞赴江西新余采访,而当天《南方都市报》网眼版就通过网络和电话核实见了报。经过调查,中青报11月31日发出专题报道,尽管有许多增加的内容,但主干事实早已被广泛传播。

进入2009年,电视、广播都在极力缩短报道时差。CCTV新闻频道改为直播为主,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之声”的“新闻纵横”更全程直播,惟独没有大动作的是报纸。而2008年6月10日《北京晚报》的一次尝试则险些被读者误解为“出错”:在《北京晚报》按常规时间于上午12:30截稿付印后,新华社播发快讯:汶川地震救援中失事的直升机残骸找到了!这是一条当时全国人民普遍关注的新闻,《北京晚报》决定打破常规尝试滚动出报,二次制作当日一版,于是当天的晚报有了两个版本:早出的正常版和之后的更新版。这在国外报业已属司空见惯,但在报纸上市后仍有不少读者来电质询:是不是出错了?

值得注意的是,刚于2009年8月改版的新京报网站,报纸记者开始“实时”为网站发稿,而不是待报纸印刷后再将其内容复制上网。此前,南方一些报纸也已开始这种试验。但正如美国密苏里新闻学院麦金教授(世界首个媒介融合新闻专业的创建者)所讲:目前为止,没有任何一种报网结合的模式“在商业上”被证明是可行的。

采访:怎样才能算现场报道?

时空体系变化,影响的不只是新闻的数量或者范围,它直接导致报纸传统新闻采访规范的瓦解,报纸获取报道的“新闻事实网”重新编织了。

《北京晚报》以“今天的新闻今天看”为办报要点,要求记者力拼当天上午新闻,因为这是晚报时间段。但近几年来却出现有趣的现象,上午记者们要么在家,要么在单位,即使在采访现场,也必须随时看一眼随身携带的笔记本电脑。比如,一个同时负责发改委、规划委、环保局的记者,过去他获得新闻线索是对方通讯员打来电话,后来发展到发短信、邮件。现在呢,这些通讯员不再打电话或开会,而是直接把新闻通稿挂到本单位网站。于是,“敬业”的记者只好一上午守在电脑前不断刷新这些单位网站,否则就会有漏新闻之虞。

适应新闻线索空间的变化,一些报纸提出,要把铁道兵式的分口制变成领域和区域相结合的井田制。一些报纸干脆设立即时反应的编辑记者小组,新闻在网上开始传播时,小组即开始工作。

所谓“现场”也被重新定义。定期召开的国新办新闻发布会,由于有了网络直播,编辑部和前方记者可以同步获得资讯,前方记者还在思考问什么问题时,后方编辑连标题都想好了。过去的编辑工作从拿到记者稿件开始,现在,几乎所有的都市报都要求编辑和记者组成“Team”,新闻发生即介入。北京一份日报的记者这样形容自己的工作,“虽然我在现场,但编辑总在问我看不到的东西”,因为后者拥有网上直播实录。

(上一页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