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策划环报纸新闻流程的“网络冲击波”

—打破同质竞争 扩大媒体影响力

  王学锋

下面是现实中报纸编辑部经常出现的情景。 2009年6月5日,新浪网8:42分发布新闻快讯:“新闻联播”主持人罗京今晨去世。这时,北京一家著名报纸的编辑部里仍然一片平静,大家并不知道这条消息,跑文娱的记者和跑卫生的记者也没有传回这个信息。

突然,一个编辑从网上监控到这一消息,编辑部迅速动了起来,开始联系相关记者要求其前往采访。

在编辑部布置工作的时间里,新浪搜狐等网站已经通过定制的短信新闻进行了发布,WAP站点上也已经有了消息。不到一小时,完整的新闻专题出来了:从新闻到背景、音频、视频、图片、博客、网友纪念留言…… 报纸编辑仍在等待前方记者的消息。

一个记者堵在了高速路上,另一个记者则来到办公室,开始从网上“复制”内容到自己的笔记本电脑,“开始采写”。有意思的是,这时记者和编辑仍不知道罗京在什么地方去世的,直到人民网登出对中国传媒大学一位教授的电话采访:我正在赶往309医院的路上,记者才赶快向现场出发……当天出版的报纸,用了一个整版重复网络早已经刊发的东西,且只是一小部分。

通过这个典型的例子,人们看到:

1. 报纸编辑部的线索是从网上获得的;

2.采访的过程已经变成从网上复制内容再加上自己的采访;

3. 网络不断提示报纸出现新情况(就在同一天上午,四川在线第一时间刊登了成都公交大火的文字和图片);

4.编辑部的工作流程和新闻判断被深刻影响着(当天和次日报纸头版的两条主要报道是罗京去世和成都大火)……

这正是今天报纸新闻生产的真实场景:以网络对报纸的“进入”为标志的媒介融合时代不仅在宏观层面影响着中国传媒业,而且在微观层面每天影响着每一位报纸从业者,影响着报纸新闻生产的全过程,这一变化发生得平静而深刻。

新闻源:那个框定新闻的“窗口”变了

“报刊……就像探照灯的光束一样,不停地照来照去,把一件又一件事从黑暗处带到人们的视域内。”李普曼在70多年前提出的传媒工作的基本机制,道出了报纸新闻工作的基本规律。正如美国传播学者塔奇曼所描述的,“跟任何用以描绘世界的框架一样,新闻这个框架本身也有自己的问题。窗口展示的视野取决于窗口的大小、窗格的多少、窗玻璃的明暗以及窗户的朝向是朝着街面还是对着后院。这个视野还取决于视点的位置……”

新闻工作者赖以安身立命的传统“新闻窗”怎么样了?

先说空间:长期以来,外地发生的新闻,需要通过当地报纸作为二传手才能传给一份都市报,因为它自己没有采访力量,更没有顺风耳、千里眼。现在,《南方都市报》的《网眼》版则被一些记者形容为网络时代的顺风耳;都市报的编辑被要求随时关注论坛、博客或者贴吧;报社机动记者部的“大牌”记者们则在死盯天涯社区。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