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 着 是 幸 福 的

    万川明

毕业那年,导师给我推荐的工作是中国远洋运输集团天津公司,我拒绝了。因为我一直都有一个做记者的梦想,在我的想象中,记者每天都会遇到全新的人、全新的事,绝无半点重复和机械,遍览人生百态,阅尽世道沧桑,是个很风光很激情的职业。后来我的一位同学去了那公司,数年后我去天津,听说他随船正在意大利,竟当时楞住了。

至今感激六年的驻站生涯

我选择了回到家乡的省级机关报,并且连一天都没呆,就被分配到漯河记者站任驻站记者。大学里熟读并且喜欢《晋史》,我留了长长的头发和胡子,每天穿一身牛仔服出入于中共河南省漯河市委,很多人为之侧目。从周总理的母校回到贫瘠的故乡,我狂傲地认为自己是以实际行动来扶贫、来救济、来恩泽的,故乡理应把最好的东西都奉献出来迎接衣锦还乡的孩子。但现实很快把我的狂傲击成齑粉。

站长给我的第一个任务是采访当地的邮电局。自认为一肚子诗词歌赋、锦绣文章终于可以派上用场了,我兴冲冲地拿个笔记本就上场了。邮电局很重视,专门召开了由中层以上干部参加的座谈会,会上各部门负责人都认认真真地将本部门工作条分缕析做了总结,我的钢笔数次用到没墨水。回到单位,面对雪白的稿纸,才发现脑子里壅塞了大量的信息,却根本不知道从哪儿下手。感觉报刊发行搞得不赖,临柜的特快专递业务也是新亮点,投递员还有那么多好人好事,这也想写,那也要说,就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攒了一个。真是攒的,各个段落互不关联,逻辑更无从谈起,大概有5000多字,就交给站长了。感觉刚出手就是大文章,我还颇自鸣得意了一阵子。站长看过之后问了一句话:“你在大学没学过新闻吧。”

我哑然。

那篇稿子最终难逃枪毙的厄运,至今我还觉得愧对当地邮电局的厚望。日子白驹过隙,一年下来,我仅发了22篇稿,平均半个月还发不出一篇,我有些胆怯、气馁、想打退堂鼓了。一旦你对某件事情、某个职业、某个人敬畏了,你就会认真、老实、聚精会神地对付。我开始沉下心来大量阅读新闻理论,大量阅读前辈们的得意之作。从业之后才从新闻的五个W学起,并不是件羞耻的事情,反而因为与实践相结合,对理论的认识更加生动和深入。至今我依然感激六年的驻站生涯,不仅因为与最基层的人和事打交道,学会了发现和提炼新闻眼,也不仅因为对基层情况有较深刻的了解,避免了文章“不接地气”,更重要的是,这六年教会了一个生涩的少年,要踏实、谦逊、敏锐、扎得深站得高。我始终固执地认为,从基层、现场采写出来的东西,永远都比“记者从某某厅局获悉”之类的东西更接近新闻的本质。

感动是激情的源泉

记者应该是这个社会最敏感的触角,更应该是这个人世间真善美的传播者。通过记者的笔,一个人能迅速由藉藉无名到天下皆知。让什么样的人名满天下?我的回答是,让感动自己的人也感动别人吧。

邱新会是个残疾小伙子,他到我办公室的时候还带了两个小孩子。小孩黑葡萄一样的大眼睛晶莹剔透,惹人爱怜。但当他们用手比划着,费劲地含混地喊出“叔叔好”的时候,我才知道他们是聋哑人,而邱老师创办的聋哑儿童康复中心也陷入绝境。那个下雨的午后我至今记忆犹新,推开康复中心的大门,孩子们在老师的带领下大声向我问好。5岁的小陈曦面对着妈妈,憋了二十多分钟,终于迸出有生第一句“妈妈”。母亲摇着孩子小小的身子,“再说一遍,再说一遍,妈想听”;邱老师用手压住小金果的下颚整整练了三天。当小金果憋红了脸终于发出一声清脆的“g”时,小邱一把搂过孩子放声痛哭;美丽的女教师陈书芳声音细细地说:“我真的快顶不住了。”……所有这些细节、这些故事、这些活生生与你在同一片蓝天下的生灵,让我的眼底一次次潮湿。在最短的时间内我含泪写出了《声音是最美的》,邱老师给全班的孩子们看,看了一遍又一遍,大家哭声一片。小邱带着孩子们鸣放着鞭炮到市委给我送锦旗的时候,幸福之余,我更多的是感激,感谢这些可爱的生灵给我这么好的题材,感谢这些可爱的生灵让我更骄傲于我的职业,更感谢这些可爱的生灵涂抹了这个世界上最动人的色彩。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