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媒体人”爱惜自己的身份

  北京海淀    

中国美术馆免费向公众开放“向祖国汇报—新中国美术60年”大展。汇集了建国60年来美术界700余幅经典名作,容量巨大,气势恢宏,盛况空前。馆方为公众提供了近距离接触高雅艺术的机会,但在参观时却时常有不和谐的声音出现。

众所周知,因为拍照时闪光灯的强光会加速油画颜料的老化,所以美术馆和很多画廊都禁止对画作拍照。此次展览也不例外,馆方在绝大多数作品旁边都贴有“禁止触摸”和“禁止拍照”的图标。

但是快门的“喀喀”声不绝于耳,公众对艺术的渴求可以理解,但当展馆工作人员对拍照者提出拒绝指令后,普遍给予理解和配合。而最不和谐的一幕却来自媒体人。这个人瘦高个儿,拿着“长炮”肆无忌惮地在展厅里游走。“喀喀喀”……工作人员几次上前告诫,都无功而返。有一次,这个人在我近旁拍照,工作人员又走过来阻止。只听他趾高气昂地大声说道:“我不是和你说了嘛,我是媒体的,过来拍片子!”然后又目中无人地狂拍起来,引得周围观众纷纷侧目。

难道这个“媒体人”仅仅是为了显示他所拥有的特权?“媒体人”就有特权无视社会准则吗?这些自诩为“媒体人”是在为“媒体人”抹黑。

“媒体”两字不是公然不道德的护身符和隐身衣,也请真正的媒体人爱惜自己的职业和身份。

 

洗一坨鸟粪多少钱?

  浙江杭州日报社  陆春祥

这本来是一个很小的投诉,但我觉得有家电台把它搞复杂了,简直就成了一出闹剧。请原谅我把这个事情看得如此严重。

前几天,下班回家路上,正听着这家广播电台关于汽车的投诉节目:一女士说,昨日在某汽车美容店洗车,车顶上有一坨鸟粪,于是要求店家特别注意一下,洗车后,店家说再付二十元,因为他们用了松香水和别的一种什么液处理鸟粪。女士不肯付,店家一定要她付。

接下来就变得很有意思。主持人大概这种事情处理得比较多,也有些经验:他先让导播找一个同样的店家,问他同样的情况如何收费,再问松香油多少钱一瓶,那店家说的价格要比前面投诉的店家低很多,于是主持人再让导播接通被投诉的店家,让店家说情况,店家强调收费理由。于是主持人开始指责店家,店家不服,争论起来,双方话语都很难听。最后主持人边主持边发狠地讲:我们对这个事情一定还会关注下去的,所有的人都听好了,这是家位于什么地方的洗车店,重复好几遍,用意很明确,所有的听众都不要去那家店洗车了。

听到这里,我已经很不舒服。媒体在为客户维权时如何做到有理有节,这确实是个问题。主持人是否想过,有些情况很复杂,就是听了两面之辞有时也不可能完全得出正确结论,于是理和节就显得非常重要。

为了收视收听率,为了阅读率,一些媒体总是千方百计找题材,但一定要有度,随着法制越来越完善,随着人文关怀越来越广泛,媒体应该梳理一下我们平时做新闻的角度和方法,否则,洗一坨鸟粪多少钱的闹剧还会不断发生。

(上一页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