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会“在老油田找油”

—对加强和改进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报道的思考

  南振中

中宣部最近提出,要进一步加强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建设和人大工作宣传的力度、广度和深度,进一步增强人大新闻宣传工作的针对性和实效性。这两个“进一步”对人大报道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有同志说:“从事人大报道多年,越干越难。”按常理应该是越干越容易,为什么有人会觉得“越干越难”呢?这有点像勘探队寻找石油。在新油田找油,可以用老办法;在老油田如果沿用老办法,就很难找到石油,因为容易找到的石油,上个世纪早被别人发现了。“在老油田找油必须用新办法”,这是《找油的哲学》给我的启示。

《找油的哲学》是美国石油地质学家华莱士·E·普拉特的著作。作者首先讲了几个找油的故事:

1920年5月,美国地质调查所总地质师戴维·怀特断言,美国石油的年产量似乎不能超过4.5 亿桶。怀特说:“如果我们一意孤行产太多的石油,那么预计美国地下蕴藏的70亿桶可采石油,将在18年内开采殆尽。”然而,这一预言发表30年后,美国仍以高于怀特预测的最高产量5倍的速度开采石油。

科威特油田是世界著名的大油田,然而,在1937年被发现之前的15年间,一些权威人士认定科威特一点石油也没有!世界上许多大石油公司都对这个油田看不上眼,没有一家大公司愿意出资在科威特进行油田勘探。但是,一经勘探,便立刻发现了一个比以往任何油田都大的特大油田。

普拉特说:“那些很有素养的科学家和工程师思想上的极端保守,在认识上对未知世界的重大意义并不觉察或者根本没有洞察能力,事业心不强,这些都是世界石油勘探事业取得成功的极大的障碍。”“如果没有人相信有更多的石油有待去寻找,将不会有更多的油田被发现。”

从《找油的哲学》联想到人大报道。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和人大工作报道延续了55年,好比一个被连续开采多年的“老油田”。在这个老油田里,报道资源会不会“枯竭”,还有没有待发现、待开掘的新闻资源,能不能有新的发现?对待上述问题,有两种理解、两种态度。不扫除“资源枯竭、难有作为”的思想障碍,我们在这一领域就会裹足不前,很难有新的发现。要加强和改进人大宣传,必须拓展报道领域、创新思维方式、寻找新的视角、提高发现能力。围绕“在老油田找油”这一课题,我谈三点意见:

积极探寻“人民当家作主”的实现形式

胡锦涛总书记在十七大报告中强调指出:“要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发展道路,坚持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依法治国有机统一。”多年来,各级人大及其常委会围绕坚持党的领导和民主法制建设组织了大量报道。今年6月5日,《人民日报》刊登了题为“人民当家作主的根本保证”的长篇文章,回顾总结中国特色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在风雨中走过的55个春秋,阐述了作为我国的根本政治制度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的显著的优越性,提出坚持和完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最根本的是要坚持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依法治国的有机统一,核心是坚持党的领导。这篇文章在海内外产生了较大的影响。在组织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和人大工作的宣传报道时,要始终突出党的领导,坚持依法治国,在这两个问题上不能有丝毫的动摇。

相比之下,关于“人民当家作主”的宣传则有待进一步拓展和深化。胡锦涛总书记指出:“人民当家作主是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本质和核心。”一个“本质”、一个“核心”,这两个判断语把“人民当家作主”在社会主义民主政治中的地位和作用阐释得清清楚楚。与这一认识高度相比,我们还存在着差距。我们有责任对人民当家作主问题作进一步的阐释,通过大量事实,让海内外受众了解“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权力属于人民”,“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国家和社会的主人”。

关于人民当家作主的宣传报道,可分为两个层次:

第一,人民当家作主最根本、最重要的是掌握国家权力。

人民掌握国家权力,需要有相应的组织形式和制度来实现。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是我国的根本政治制度,是中国人民当家作主的根本途径和最高实现形式。关于人民当家作主的报道要紧紧抓住“根本途径”和“最高实现形式”,对人民代表大会制度进行深入浅出的解读和剖析。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