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  置身新中国成立60周年国庆庆典现场,见证、记录历史,聚焦永恒瞬间,机会难得,使命崇高,责任重大。这里几位作者有的资深,多次报道大庆、阅兵,有的年轻,经历还不太多。亲历这种重大活动报道,需有怎样的准备?过程如何?感受了什么?在庆典开始前后的极度紧张繁忙之中,我们催请这些同志发来珍贵文图。

直播:压力、动力与责任

          冀惠彦

说起国庆庆典电视直播,参与者每天承受的压力可想而知,天大的责任!庆典当天上午的活动最重要,上午的活动阅兵最重要,阅兵中胡锦涛主席检阅受阅部队是重中之重。我的位置与任务就是在红旗先导车上拍摄胡锦涛主席阅兵的近景画面。

对我这个机位来说,最大难点或考验就是如何在两个移动的车之间找准拍摄焦点,保证人物与画面的清晰、准确。前一段时间,连续多天我都睡不好觉。做梦都在找焦点,梦境里找啊找,仿佛连成了有情有景的故事。但无论怎么说,搞新闻工作的一辈子能参与这样的重大报道,再难也值,再难也得做好。

从细节体会不同

国庆50周年庆典时,我是央视阅兵主摄像之一。这次60周年大庆阅兵,所面临的技术、设备、环境都较以前有所不同。就拿我们乘坐的新型红旗车来说,外观更加现代,车型更大,稳定性也更好。

再有,50周年大庆直播使用的是标清拍摄设备,现在是高清设备,对拍摄技能和使用要求更高。虽有50周年大庆直播经验,可现在绝非当时经验的复制。当年拍摄设备操作难度要小些,而这次拍摄要求有更高的对设备的理解和操作,高清设备的跟焦如果把握不好,效果会更糟。

办法总比困难多

我的机位职责就是盯着胡锦涛主席拍近景镜头,供导演随时切换。就是说无论车距怎样变化,怎样颠簸,气候条件多么不利,必须要保证提供相对稳定、清晰的画面,这就需要不停地变焦、对焦、取景。脑子、两只手包括身体各个部位都用上,比如用身体护住机器取景,一只手不停对焦,另一只手不停变距。

几次演练下来,感觉行进过程中拍摄难度极大:两个车都在行进中,距离也有变化;控制再好距离也有变换,这种超长的车距,要拍近景,又要稳定、清晰……

我们的车算上司机和副驾驶一共8人。车顶的开口长1.7米,宽1.1米,一共约1.87平米的面积。这块地方要“冒”出6位记者,还包括至少两台摄像机,两套微波设备,三台照相机及三脚架等。这点空间,不光要把人与机器搁下,还要工作,还要尽量减少相互影响。

随着对外报道越来越公开透明,实际上对电视摄像的要求也越来越高。

准备再怎样细致都不过分

此次央视国庆庆典直播共57个机位,每个机位均有特定功能,按整个直播需要设定。每位摄像对机位任务都须烂熟于心,到时必须把镜头给出来供导演切换,如果一个机位出问题,都会影响全盘。

除参加规定的演练,自己练习的次数已无法准确数清,逮着机会弄个车就到街上去跑一跑,就是要练在行进中怎么把人拍清楚和稳定的能力。许多镜头是一次性不可复制的,必须要把准备工作做得细上加细,有一点想不到的地方,可能就会出现问题。比如拍摄设备的状态,电池都是一块一块地查看、数清,三脚架每一个腿实际是能锁住的,但为了防止万一的闪失,调好后把每个腿每个关节用胶布缠起来……

谈到关键位置人员的个人素质,有几点,一是必须有较长期的时政报道经历、经验,这样才有对重大活动程序的了解、熟识。为什么有的摄影、摄像记者总能占据最有利位置,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他的预判能力。这次我们小组人员也基本是参加过50周年大庆阅兵拍摄的。再者,稳定镇静的心理素质和良好的承受能力;适应新技术、新设备的能力等等。要加大训练的强度和难度,大家都是自觉加码。

其实为了保证电视直播的顺利和高质量,上上下下多少人都在默默奉献。有时为了我们一次演练或一个直播点顺利开展工作,需要很多部门来协调支持,如交通、安保、电力、通讯等等。(冀惠彦口述,采写:文璐、梁益畅)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