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与新中国新闻事业

—专访新闻史研究者成一

      乔云华

 

“新华社的首席记者”

中国记者:新闻界老一辈,很爱称毛泽东是新华社首席记者。为什么这样说?

成一:因为从瑞金红色中华社(新华社前身)诞生起,他就不断为通讯社写稿,许多稿件署名就是新华社记者报道、新华社记者述评。特别是1947年我军撤离延安,党中央转战陕北以后,新华社集报纸、电台、通讯社于一身,他撰写的稿件全部由新华社播发。他很爱用新华社记者名义写评论,写得尖锐犀利,文采飞扬,有时口气也很大,起着震撼敌人的作用。因此新华社评论质量很高,权威性很强,新华社记者的名气也很大。所以,称毛泽东为新华社之“首”,是客观存在,理所当然的。

比如说,大家耳熟能详的《别了,司徒雷登》就是毛泽东在1949年8月为新华社写的对于美国国务院白皮书和艾奇逊信件的系列评论之一,其他四篇是《丢掉幻想,准备战斗》《为什么要讨论白皮书?》《“友谊”,还是侵略?》《唯心历史观的破产》。这些评论揭露了美国对华政策的本质,批评了国内一部分资产阶级知识分子对美国的幻想,并对中国革命的发生和胜利原因做了理论说明,稿件质量高,针对性强,影响力很大。

除此之外,毛泽东常常指导新华社的工作,比较典型的是淮海战役期间。1948年11月11日,当黄百韬兵团被华东野战军围困后,华东野战军前线指挥部致电中央军委:“请告新华社即向被我军包围之黄兵团进行劝降广播。”毛泽东看到电报后,当即批示“每夜广播一次,明日多播几次为好”。在淮海战役第二阶段,黄维兵团被中原野战军包围在宿县西南的狭小地带,为劝其投降,毛泽东指导新华社连续播出5篇广播稿,其中有两篇是毛泽东在11月27日一天之内完成的。为使劝降广播更具针对性,就在写出上述两稿的当天,毛泽东又草拟电报给刘伯承等说:“请你们描述一些黄维兵团在战场上的具体情况,以便写口语广播。”他对新华社和新闻工作的重视可见一斑。

中国记者:解放战争时期是毛泽东新闻创作的高峰期,他有哪些代表作?

成一:毛泽东留下了很多名篇,尤其值得一提的是他在1949年4、5月渡江战役前后的作品。

长江素称天险,渡江作战能不能全胜?外国军队会不会出来干涉?渡江后除军事外,政治、经济、外交等十分复杂的问题能否处理好?那时中国问题成了国际舆论一个焦点。在这种形势面前,毛泽东不仅指挥军事,处理各种问题,又拿起笔来,直接掌握舆论阵地,当起了新华社的首席记者,除审定修改的稿件外,连续写了八条消息,篇篇经典。

第一条是渡江前三天发的预告新闻;第二条消息是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主席毛泽东、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司令朱德发布的向全国进军的命令;第三条消息是《我三十万大军胜利南渡长江》。这是渡江战役的第一个战报,是战役发起后30个小时播发的;第四条消息是《人民解放军百万大军横渡长江》,是在上一条战报播发20小时后发出的;第五条消息是《人民解放军战胜英帝国主义和国民党军舰的联合进攻》;第六条消息是《南京国民党反动政府宣告灭亡》。第七条消息《中国人民解放军布告》,即我们通常讲的解放军进军江南的安民告示;第八条消息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总部发言人为英国军舰暴行发表的声明》。在这以后,毛泽东又修改和审定了一批稿件。可以说,渡江战役从发起到上海解放一个多月中,所有重大新闻几乎全出自毛泽东之手。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