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来,此间高考舞弊已呈半公开状态。与高考移民相比,考场舞弊行为可能更严重。我们立即向报道的责任编辑郑琳汇报了这些发现。接下来,打算适时将报道重点从高考移民转向考场舞弊,继续在考场周围“潜伏”。

举报还是暗访 记者遭遇新闻伦理的挣扎

6月7日是全国统一高考开考之日。这天一大早,王俊秀按照一张卖高考答案小广告,试图电话联系兜售试题答案的贩子。对方说,全套答案15000元人民币,单科数学6000,保证单科130分以上,需要配合器材使用。

此时,距离9点钟开考只有一个小时了,要不要报案?举报查出这位违法犯罪嫌疑人,就有可能阻止与之有关的高考舞弊行为。但一旦报案,就意味着记者身份暴露,很难再进行暗访。

王俊秀随即向编辑汇报此事,并与张国商量该怎么办。大家一致认为应该报案,因为考生利益是第一位的,宁肯失去一篇好稿子,也不能眼看着作弊行为正在发生而不阻止。

经过激烈思想斗争后,我们终于选择报案,向吉林教育厅、招生办和公安部门分别打了举报电话。

万万没有想到,报案两小时后,王俊秀当着3位民警的面联系那位售卖答案的男子,希望能引蛇出洞。然而,对方绝口不提此事。王俊秀直接拨打电话,对方早有准备,在电话里说:“你叫王俊秀吧,《中国青年报》的。你找我什么事?”听得出来,他就是王俊秀早上联系过的男子,怎么会突然知道王俊秀的名字和单位,而且显得对一切了如指掌?

王俊秀当场向民警提出质疑—我们在举报前从未向任何人说起此事。公安部门表示一定会认真调查此事,让王俊秀作了笔录。

此时,张国扮成陪着堂弟高考的南开大学学生,在考场外面暗访。他的身份赢得许多家长和考生信任,纷纷向他咨询如何填报志愿。张国借机打听到很多内幕消息,有考生刚走出考场就眉飞色舞地讲作弊过程,甚至有家长告诉张国,自己给儿子花了不少钱“买场”—即买通监考老师及其他考生,考试作弊便肆无忌惮。

6月8日中午,高考综合科目考试结束后,张国守在扶余县第三中学考点门前。在人群里见到了4个人。一个黑衣女生,拿着准考证,跟一个粉红上衣的青年男子对答案。张国凑近他们,打开录音笔,听见女孩对男子说:“你是从17题给我发进来的。”

抓了一个现行!从他们的对话可知,女生参加的是理科综合考试,而男子在考场外得到答案,传给了正在考试的女生。但由于这份答案并不完整,给女生造成了困扰。考后,他们立即讨论了一些题目究竟该选哪个选项。考生边听边埋怨:“没有,没收着啊。”“那我咋没收着呢?”

张国悄悄走到一旁,拍下了他们的照片。交流片刻后,4人决定远离考点。张国跟随他们,由于跟得太紧,不久引起黑衣女生的警觉。因担心他们找人抢走录音和照片,张国决定打车离开。出租车掉头前进,恰被一辆公交车挡住。其时路上出租车较多,张国趁机请司机赶紧开走,并在车内放低身体,躺在后座上,悄悄向窗外观察,发现黑衣女生已与其母亲和粉衣男子会合,3人站在路口四下张望寻找。张国乘车拐了几个弯,路上一直在留意是否有人跟踪。终于安全回到宾馆后,惊出一身冷汗。

(上一页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