争夺国际话语权的四个要点

      

争夺国际话语权,是中国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的题中应有之义。

怎样争夺国际话语权?

首先要明白,为什么争,和谁争?

新中国成立60年来,西方反动势力从没有停止过对我们的打压。争夺国际话语权,当然首先是为了我们自身的生存空间和发展空间。

我们不要在国际上称王称霸,呼风唤雨。但是,现在的国际秩序太不公平。在涉及我们国家安全和社会福祉的问题上,一些西方大国从不顾及我们的利益和感受。在这些问题上,根本不能指望这些大国替我们主持公道。

因此,争夺国际话语权,主要是和那些西方大国争。

作为一个发展中、愿意负责任地承担其国际义务的国家,作为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的创始国,中国争夺国际话语权,也有助于在国际社会建立真正的民主秩序,让所有国家真正变得平等。这也是争国际话语权基本目的延伸。

其次要明确,有没有争的意愿?

争夺国际话语权,需要我们自己有伸张诉求的强烈意愿,需要骨气。

这里,需要澄清两个错误概念。

一是以为话语权和国力有必然联系,谁的实力强,谁就有话语权。所谓“落后就该挨打”。

1949年成立的新中国,曾长期被西方大国封锁孤立,排除在国际社会之外。但是,我们在中国共产党和毛泽东主席的领导下,坚持独立自主,自力更生,赢得了世人尊敬。北京发出声音,世界就会倾听。因为我们的声音不同凡响。当今世界,马来西亚的马哈蒂尔、委内瑞拉的查韦斯,其所在国家的国力也都不是很强,但说出话来也很有人听,这也为我们提供了话语权和国力并无必然联系的佐证。

另一个错误概念,是以为话语权和国家形象有必然联系。

在这一点,倒真应该向西方大国们好好学习。这些西方大国,没有一个历史上没有污点,虽然近代以来标榜“民主”抢占道德高地颇有些道貌岸然,但在很多国际事务中劣迹斑斑。然而它们却没有一个心亏气短。和它们相比,我们凭什么不该理直气壮地争夺国际话语权?

但是,假如我们没有胆识发出自己的声音,假如总是看别人眼色说话,恐怕就争不来什么话语权,即使有权发话,也与话语权的真实意味大相径庭。

第三要清楚,要在哪些问题上争?

这里,美国给我们做了很好的榜样—无论是美国政客、智囊还是媒体,对战略利益都有高度共识,在涉及美国战略利益问题上,他们会用各种手段来争。

比如,美国的核心价值观之一,并不是所谓民主自由,而是必须保持其他国家和美国的一定差距,作为美国国家安全保证的一个前提。为此,早在1948年,美国国务院政策规划处处长,美国冷战著名智囊人物之一乔治·凯南,就在给总统关于亚洲政策的一份备忘录中提出:“我们拥有世界50%的财富,但人口只占世界的6.3%。这个差距在我们和亚洲人之间尤为巨大。在这种形势下,我们难免会成为嫉妒和怨恨的目标。下一时期我们的真正任务,是设计一种关系模式,使我们得以保持这种差距而又不危害我们的国家安全。”

我们当然绝不会像美国那样以限制别国的发展为我们的国家利益。但是,需要争夺的话语权,是以国家利益为根基的,所以,对国家利益问题,我们一定要非常清楚,非常有数。

国家利益,大致可以分几个层次,而争夺话语权,也应围绕这几个方面来做:

一是长远的根本的战略利益。这需要搞清楚长远的利益是什么,长远的发展目标是什么,其实现的阻力主要来自哪里,如何应对。毛主席的一句老话在这里非常有用:“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这个问题是革命的首要的问题。”敌我友的划分,绝不能一厢情愿,以为把人家当做朋友和伙伴,人家就必定会成为我们的朋友和伙伴。对处处与我们为敌,或者仅仅为了其眼前利益而拿好话空话“忽悠”我们的人,即使不必剑拔弩张侧目而视,至少也要保持应有警惕,而且可以在礼尚往来表示友好的时候,该敲打时就敲打。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