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与宗教相关的问题。

由于一些民族基本上是全民信教,因此民族问题往往与宗教问题交织在一起。如果宗教信仰报道上出现偏差或失误,往往会被信仰这个宗教的民族视为对其整体的侮辱,从而引发群体性事件。

2005年9月,丹麦一家日报刊登了12幅将伊斯兰教先知穆罕默德描述为恐怖主义分子的讽刺漫画,受到伊斯兰世界的强烈谴责;2006年2月,10个欧洲国家的主要报纸再次刊登这组漫画,结果引发穆斯林焚烧欧洲国家大使馆、国家间经济合作出现危机等。联合国秘书长安南声明强调:新闻自由不应成为亵渎宗教的借口。

我国有10个民族信仰伊斯兰教,有藏族、傣族等信仰佛教,有傈僳族、独龙族等信仰基督教、天主教,还有的民族信仰道教、萨满教和原始宗教。在一些少数民族群众心目中,宗教享有至高无上的地位,因此新闻媒体在报道前要加强认识、权衡利弊,尤其是涉及宗教敏感的问题或存在争议的问题,切不可为追求新闻效应而漠视信教群众的心理承受力和由此带来的不良舆论反应。

针对新闻出版和文艺创作中出现伤害民族感情的问题,国家民委等有关部委先后于1983、1985、1986、1987年连续发出通知,1994年国家民委、中宣部、新闻出版署等7部门又联合发出《关于严禁在新闻出版和文艺作品中出现损害民族团结内容的通知》,《通知》要求:各级各类新闻出版机构应有计划地进行马克思主义的民族观、党和国家的民族政策、法规的学习教育;各级领导和编辑记者要严格把关,对涉及民族宗教内容的新闻稿、出版物,如无把握,要征求民族、统战、宗教工作部门的意见,涉及重大问题的要送上一级主管部门审查。

2008年11月,中宣部、国家民委发布《党和国家民族政策宣传教育提纲》,这是为帮助广大干部群众正确理解执行党和国家的民族政策而编写的,新闻出版从业者应率先学习领会。

二、 注意民族名称、地名等正确使用。

1. 民族名称

经过国家大规模的民族识别工作,我国确定了56个民族。但是,在56个民族之外仍存在一些未识别的族群,如云南的克木人、莽人,西藏的人和贵州的穿青人等。在这些族群内部和其所在的地域,他们可能被称之为“族”,如“穿青族”等,但这是不规范的表达,因为国家并没有确认其为一个单一民族,所以正式的新闻出版物中不允许出现“克木族”“穿青族”等称谓。

我国很多少数民族都有不同支系,虽然有的民族内部支系间差别很大,但毕竟同属一个民族,不能以支系名代替族名。如大家熟知的电影《阿诗玛》,讲述的是彝族的一支撒尼人的故事,但是很多人误以为是“撒尼族”的故事,实际上并不存在“撒尼族”。近年新闻报道中出现较多的错误提法是所谓“摩梭族”“苦聪族”。实际上,摩梭人是纳西族的一支,而苦聪人是拉祜族的一支,由于民族知识的欠缺,一些新闻工作者就产生了混淆,误把支系名作为族名。

民族的确认和划定是很严格的,我国56个民族,每个民族都有规范的称呼,在新闻表述中应该做到完整无误,如将“蒙古族”简称为“蒙族”,“维吾尔族”称为“维族”等,用在新闻报道中都是不合适的。同时,遇到陌生的族称或多种族称并存时,应查阅资料以求准确。如在云南习惯把“哈尼族”称为“尼族”,在正式的场合包括新闻出版中则应该用“哈尼族”。此外,有些民族喜欢称自己为“××人”,如“赫哲人”“土家人”,这是习惯性称呼,是可以的;但是,像上文所述两种情况,反过来把没有确定为一个民族的“××人”称作“××族”,则是人为地制造出一个民族来,是错误的。

(上一页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