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薅苗风景”探源

    孙建清

今年的小麦已经收割完毕,但是有关小麦的记忆仍留在脑海里。回想小麦在成长的几个月里,可真不容易啊,别的不说,你看各级官员的薅苗行为就很让人心疼。在中央台的新闻节目里不难看到这样的镜头:一干人来到田间地头,其中必有一位顺手薅一把麦苗,周围同志就围拢过来,指指点点,像是在研究麦苗的长势。这时摄像头会来一个特写,我把这种镜头称之为“薅苗风景”,不知妥当否?

省里的电视新闻也是如此,市里县里电视台也如法炮制。可以说,凡是报道领导深入农村察看麦田管理的新闻,不拔青苗的倒是个例外。好像大家都形成了薅苗的习惯。我小时候在农村呆过,记得要是哪个孩子毁青苗,老人会很生气地说别造孽,糟蹋粮食。青苗长这么高很不容易,可我们的主人公毫不不心疼地你薅一把,我薅一把,他薅一把。当然,如果你是袁隆平你是技术员做实验查病虫害之用,那也罢了,可有的人薅麦苗纯属习惯。

为什么有的人喜欢薅苗?这个习惯是谁培养的?据我观察,“薅苗风景”是电视记者创造和培养起来的,这样说应该不算冤枉。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我和电视记者一起下乡采访,我亲眼看到有的记者提醒干部拔苗,然后让大家围拢过来,创造一个现场办公的小环境。长此以往,这到田间地头的人就很会配合,知道有镜头跟在后面,为了显得自然,于是顺手拔起了青苗,并且装出很懂的样子。这种摆布和电视新闻导向,不能不创造出一个又一个“薅苗风景”。

为了拍电视、摆样子,不惜毁掉正在成长的各种青苗,这不仅是浪费,也是形式主义的表现。别动不动就拔青苗,愿“薅苗风景”不再风光!

 

发挥数字报的作用

  南京日报报业集团  张宏莲

我每日有读报习惯,本城的阅读纸媒,外埠的打开电子版。随着数字技术日趋更进,各报纷纷上网,出于广告宣传也好,吸引潜在阅读也罢,一个毋庸置疑的事实是,电子报对读者非常慷慨,来去自由。对此,我深感惋惜。

数字报对于纸质媒体意味着什么?事实是,大部分报纸的电子版数字广告位常年空缺。抑或是培养潜在阅读者,从而增加销售量?纸媒读者与网络读者是两种不同的阅读人群,他们之间互相影响、转化的可能微乎其微。那么,那些大费周章上马的电子版,他们的核心功能到底是什么?

国外,诸如《泰晤士报》《每日邮报》等,如果你是他的流量阅读群,想进入其网络版,必须先进行基本信息的注册。显然,国内的电子版大都忽略掉这样一个重要细节,于这些宝贵的读者资源不顾。反过来想一下,一个简单的注册阅读,既可以进行简单的读者资源搜集,也可以培养阅读忠诚度,进行流量统计分析,还为定向寄发邮件,比如媒体活动、品牌推广等提供巨大的信息库,切切实实起到事半功倍之效。何乐而不为?

警惕发稿排名诱发假新闻

  河南濮阳电视台  穗素杰

目前,为提高各地媒体对上一级媒体的发稿积极性,一些中央级媒体对各省级媒体、省级媒体对省内各地市级媒体都实行发稿量排名制度,各级媒体也纷纷采取各种奖励措施,鼓励记者对上发稿。但在发稿过程中,既有好处,也产生了一些令人担忧的问题。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