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威媒体在和谣言的博弈中如何胜出

—河南“钴60事件”的启示

  范以锦    

河南“钴60事件”中,大规模高成本的宣传报道才将不该发生的闹剧平息。 “钴60事件”让媒体人扼腕叹息的同时也抛出了一个命题—权威媒体在谣言前能做什么?

“钴60事件”的深刻教训:一旦权威媒体失语,谣言“绑架”公众的强烈破坏作用很快就显现出来

7月12日,开封市政府召开新闻发布会宣称“放射源完全处于安全状态”,谣言不仅未能平息,反而引起7月17日的全城出逃事件。为什么?原因在于此前的“封锁消息”,使人们已经对这种“权威”信息产生怀疑,权威媒体的公信力遭到极大损害。

无论杞县有关方面是否承认自己在“钴60事件”中存在延迟发布信息的工作失误,在杞县地方政府的严控下,权威媒体(包括电视、广播和报纸)在6月7日放射源卡位故障发生时到7月12日开封市政府召开新闻发布会期间缺席有目共睹。整整一个月,权威媒体销声匿迹,为谣言大行其道留出大片空间。在突发事件中,地方政府要是“封锁消息”,或者在遮掩不住之后才“延迟发布”的话,将让地方政府处于极为被动的位置:既不利于突发事件的处理,让事件有蔓延的危险,地方政府也备受外界“捂盖子”的指责而吞咽费力不讨好的苦果。

传统封锁消息的方式对抗谣言是掩耳盗铃的行为,这不仅无法平息谣言,反而会使民众更添疑虑,给谣言推波助澜。回避的时间越长,付出的代价就越大!无论是在谣言出现之前、出现之初乃至扩散之后,权威媒体只有摆出一副直面谣言的战斗姿态,才有在与谣言的博弈中胜出的可能。

然而,谣言并没有随着开封市政府在7月12日新闻发布会上的辟谣平息,反而愈演愈烈,为之后的全城“集体出逃”埋下伏笔。辟谣反而造成谣言的井喷,原因在于,权威媒体赖以生存的公信力因权威信息滞后已经遭到公众质疑。

当谣言出现,权威媒体占领舆论制高点要有非常态的手段

7月18日,河南警方抓走了“放射源泄漏”谣言的5名传播者,其中一名张姓造谣者被开封县公安局以涉嫌编造、故意传播虚假恐怖信息罪刑事拘留,其余4名因为传播虚假信息被公安机关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给予治安处罚。

其实,谣言的存在是无法避免的,信息社会里,谣言的传播会更多更快。在社会生活的多个领域中,谣言的存在是一个常态。法国传播学者让·偌埃尔·卡普费雷在其传播学著作《谣言—世界最古老的传媒》中,将其定义为,“在社会生活中出现并流传的未经官方公开证实或者已经被官方所辟谣的信息”。从这个意义上说,张某7月14日在从某论坛转发到天涯论坛的帖子中发布的“要爆炸……只能坐以待毙”等信息属于谣言,因为7月12日开封市政府召开新闻发布会明确宣称:“放射源至今完全处于安全状态,该卡源情况不属于辐射事故。”但开封县网民张某绝非第一名造谣者,谣言从杞县流传到开封县必然要经过多级的口头传播,这个庞大的谣言传递网络都属于虚假信息的传播者。谣言引起恐慌的责任不只是谣言的始作俑者,淹没在群体中的大量“信息中转站”也具有同样的责任。

在谣言和权威媒体的关系中,卡普费雷认为,谣言是权威媒体的古老对手,是对权威媒体的一种回击,它揭露秘密,提出假设,迫使官方开口。谣言随时随地都有可能出现,尤其是出现某些异常情况时,人们为了消除因此而引起的心理负担,总是想打听各种各样的信息,谣言便应运而生。因为传谣本身就是减少焦虑的第一步—听到谣言者也许指出谣言所谈的事情是不可能的,这会让传谣者心安;倘若谣言得到附和,传谣者也会因为觉得危险被众人分担而主观感到危险减少。因此,在造谣是常态的情况下,官方通过权威媒体发出权威的声音就变得越来越重要。

通过审视杞县的经验教训,权威媒体在与谣言的搏弈中,应在占领舆论的制高点方面具有非常态的手段:

一是抢占先机。在辟谣的时间上,杞县官方用反面典型证明谣言风起之前无疑是公布信息的最好时机。权威媒体主动消除民众疑虑,需要地方政府的机警预判;如果碰到特殊情况,按照相关条例消息暂时不宜公布,但谣言乍起之时必须迅速与有关方面沟通、拍板,抓住辟谣的最好时机,这样权威媒体在和谣言的正面交锋中,会更容易赢得民心。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