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多方面认识、研究增强国际传播力

在抗灾、救援的最前沿……

话语权与国家形象塑造

 

 

 

 

要不要电话采访

  湖南浏阳日报社  张之俭

山东某晚报一位记者打电话给我,说是要电话采访一下我对官员财产公示的看法。我当即拒绝,我只是觉得这么重要的问题,电话里是讲不清的。与其让记者断章取义,不如拒绝为好。通讯工具发达之后,电话采访、QQ采访和其它方式采访,使记者采访手段非常丰富,也极大促进了新闻采访的发展。有些朋友甚至很得益于这种方式的采访,既方便快捷,又节省资源。而我个人依然不太赞同这种采访,也不接受电话采访。我认为,不到现场不算采访,不到现场不写稿。

单纯就浏阳官员财产公示而言,简单说赞成或不赞成都不对,其实浏阳即便现在开始做,在全国也不是什么首开先河。简单的电话采访是说不清的。

其实,每条新闻,不到现场无法了解更多情况。这个新闻是在什么样的一个背景下出台的,有多少人赞同这个事,理由是什么,有多少人担心这个事,又为什么,有多少人反对这个事,反对理由是什么。我想如果有记者愿意和我深度交流这方面的东西,我不会拒绝的。

我讲这个故事的想法,其实源于对新闻的理解,新闻是跑出来的,不到现场不写稿。我们很多新闻出了这样或哪样的问题,很大程度上是没有到现场,或者即便到了现场,并没有真正深入采访。尤其是很多电话采访,QQ采访,即便是简单的新闻,也不是一种好的方式。希望更多记者到一线去,到新闻现场去,用最原始的方法,做最真实的新闻。

网名:扬长而去(浏阳日报记者)

呵呵,记者注定了只是做最真实的新闻,更多时候他们看不到最本质的内在。来龙去脉,隐秘的前因与后果,是需要智慧的心灵与冷峻的目光,不管用什么方式,直达被采访者的内心才是最重要。如果能够获取自己想要的信息,qq和电话也不失为一种方式。

肖世峰(湖南某媒体记者)

采访方式随着时代进步日新月异,新闻是否失实的原因还在于记者是否对一切采访所得都会本能的质疑,而非轻易采信。事实上,一个新闻事实是否确实存在,至少应该有来自三个不同层次的信息源相互印证。即使去了现场,其新闻未必就是客观存在的事实。

印象中记得南方周末曾经发表过一篇《野马之死》的头条,现场描述极为感人,令人身临其境。据知,那是一篇记者通过长途电话采访所做的报道。记者南香红为此总计打了二三十个小时的电话,通过采访对象的口述,再整理录音,逼真再现了现场。而我个人的从业经历,电话采访甚至QQ采访同样经常用之,当然若能深入现场采访所得必然更多,因此对于电话采访,我的态度是“不鼓励、不提倡、不反对”。因为从经济学上而言,电话采访显然是最有效率的,采访成本显然最低。

当然,效率增加一般会带来质量降低,尤其是记者对采访所得缺乏职业本能的质疑的话。但这并不代表电话采访就应该被束之高阁,而更应警惕被束之高阁的记者职业素养的再教育再督查。媒体的新闻操作手段越来越快捷,例如3G时代的来临,可能会出现未来我们电话采访某一对象,而采访对象不仅说了很多,而且还通过手机自带的摄像机“直播”现场实况,面对越来越已分秒计算的截稿时间,难道我们还要拘泥于只有“记者到达现场”才能消灭新闻失实吗?

张之俭:

我的体会是从媒体管理层面来讲,最近一些新闻出问题,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记者没有到现场,通过电话采访就写了稿子。电话采访当然可以通过采访多人,而接近新闻真实。不过,如果不到新闻现场,总会有很多东西会漏掉。如果同样认真,电话采访与现场采访效果应该还是不同的。

我个人始终认为,越是网络时代,越需要我们更多接触现场,更多的人际互动。这恐怕是即便是现场直播都无法代替身临其境。就像我们在电视里可以非常清晰地看NBA球赛,甚至我们很多体育新闻恐怕就是坐在电视机前写的。但是还是有很多人宁愿花大价钱,跑到现场观看。

(上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