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多方面认识、研究增强国际传播力

在抗灾、救援的最前沿……

话语权与国家形象塑造

 

 

 

 

两瓶墨水、五瓣公章与典型报道

  河北日报社  郝斌生

有基层通讯员报料,邀我去写一位廉洁奉公的村支书,我问其有什么事迹,那通讯员首先推崇备至地说了两瓶墨水的故事,他说支书家的桌子上放有两瓶墨水,上面分别贴有“公用”和“私用”标签。办公务时他灌用公家的墨水,书写自家的流水账或辅导娃们功课时,汲取私用墨水。如此小葱调豆腐—一清二白的干部在当今社会实在是难能可贵呀。

听了这个故事后, 我脑海里忽然飘过几年前媒体上报道过的五瓣公章,它们何其相似。贵州省锦屏县平秋镇圭叶村,把一枚公章一分为五,就像切蛋糕或分西瓜一样分成五等份,由村干部村民理财小组和村民代表各执一份。五瓣公章看上去似是村民的民主意识和参与村政建设的有效举措,实质上是猜疑、掣肘,是村民对权力失控状态的一种无奈和尴尬之举,他不应该是真正的民主之花。同样,这位把两个墨水瓶分别贴上公私标签的村干部,未必就公私分明。我在电话中问报料的通讯员:这样的事,你为什么首先要找到我呢?对方说,“你是主流媒体呀,你是这方面典型的报道专家呀,一经你报道,他不就成劳模了。”看来,说到底,这是典型报道的问题。

在我当记者的生涯中,曾写过一个特困村的书记,她的主要事迹是一双小脚很耐走,去县里市里要扶贫款,常带着头天晚上烙好的干粮,在城里下榻车马店,一分钱掰成几瓣花。也报道过这样的好党员,因为穷,交不起党费,就沿街拣破烂,拾啤酒瓶,把换来的钱存放在一个空手电筒里,按时交党费。显然这些报道有过引领作用,培养了一大批所谓的“典型”,现在回过头来看,我隐约感到某些违反新闻规律的典型报道是这类奇怪典型的“教唆犯”。

现在我不干记者爱上了杂文。我用杂文家的思维向报料的通讯员提出诘问:一是那位支部书记在办完公事后紧接着又要辅导娃们功课,此时钢笔里的墨水怎么办,按这个书记的操作逻辑是要先把笔管里的公用墨水送回公用瓶中然后再去汲取私家墨水,这是一丝不苟毫不含糊的规矩动作,稍微不慎就会沾上公家的光;二是这位支书节俭到这种程度,他很可能只有一只笔,如果同时准备了私用钢笔和公用钢笔就会好一些,可接下来也应该备有私用稿纸和公用稿纸……

我忽然又想,这位村支书压根就不应该把公用墨水拿回家中,有沾便宜的嫌疑和条件。

现在我也在反思,我们以前某些典型报道是不是在助长这些奇怪的事情。虽然五瓣章比墨水上的标签是公平公正了一些,但这样的制度并非让人打心眼里拥护。我们在全社会提倡公私分明,不贪占公家一针一线,但万万不可再号召大家学习贴标签的墨水瓶和莲花盛开一样的五瓣章,我们的舆论不但要与时俱进,更要盘点功过是非,典型报道不能违背新闻规律,也不能走极端,违背常理。

有关要不要电话采访的问题,湖南浏阳日报社张之俭发表在博客中的一篇文章引起争论,见仁见智,本栏摘录其中部分章节。以期有所启发,也欢迎读者对此问题继续探讨。(编者)

(上一页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