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多方面认识、研究增强国际传播力

在抗灾、救援的最前沿……

话语权与国家形象塑造

 

 

 

 

怎会有这么多“秘密”?

□ 南京师范大学 刘泱育

邢质斌退休,这本属正常情况,但南京某媒体却标题赫然:《邢质斌已秘密退休》。我不禁好奇,什么是“秘密”退休?报道说,“前天,有记者从央视内部一位知情人士处获悉:央视主持人邢质斌于今年7月办理退休手续。据悉,邢质斌将退休不退职,虽然以后亮相“新闻联播”的次数将越来越少,但依然会为一些重大节目担任解说。”读完大惑不解,消息中根本就看不出一点“秘密”的意思,但新闻却偏要以“秘密”为题。

媒体上类似的“秘密”还真不少,仅以近期的“秘密”为例,就有《XX秘密再婚》《XXX秘密出家?》《XX秘密分手》……似乎凡是涉及到名人的新闻报道都以“秘密”为好,这是什么原因?

其实,许多所谓的“秘密”不过是媒体挖空心思吸引受众的手段罢了。只要能够吸引阅读,就已成功地实现“秘密”使命。以《邢质斌秘密退休》为例,细看稿件在整版报纸中的位置,属于“主持人的秘密”板块的两篇稿件之一,另一篇稿件是《XXX秘密再婚》,为了使稿件与板块的主题相合,所以邢质斌必须“秘密”退休。

媒体上不是不可以有“秘密”报道,但这种不管事实如何,动辄就冠以“秘密”的报道不但与新闻的真实性原则有悖,而且也欺骗了受众,损害媒体公信力。屡次上当,谁还希罕这样的“秘密”?久而久之,谁还会信这样的媒体?就以这篇报道为例,直接以《邢质斌退休》为题报道不行吗?这样写也丝毫不影响新闻的吸引力,何必“秘密”呢?

是否 “特大” 应由读者评判

  内蒙古赤峰日报社    

经常在报刊、电视上看到这样的大字标题:某某警方破获特大XX案,让人心情紧张,以为发生了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急切去看,却是一个小偷盗窃了一块苫布、两个无业人员打伤了一个店员、一辆三轮车撞倒了一个人,有的虽然是人命案子,却也是两口子打仗,男人失手杀死了妻子,且立即自首,不“破”即“获”,更谈不上特大。写上“特大”,是写稿人为吸引读者,又觉得事件太小,情节平淡,想不出别的妙招吸引人,就用了一个夸大的词。

如果案情曲折,破案过程繁杂,难度大,对社会有警醒意义,必须如实道来,“特大”不“特大”由读者评判,而不是媒体自作主张给予定性。哗众取宠不但达不到宣传于人、警醒社会的目的,相反还会让人反感,以至于不再愿意看这类所谓的“特大”文章。

案件宣传要有选择,看案件是否有代表性,是否重大,是否体现了执法人员的责任心和智慧等。有的作者见到一个案件就写,比如一个小偷在商店拿了一件几元钱的商品被警察侦破、警察抓到了一伙赌博的人等。登载这类案件的目的是表扬警察,其实这种表扬适得其反,警察抓小偷是本职工作。就如我们记者写稿、编辑编稿一样,是本职工作,难道记者写一篇稿子、编辑编一篇稿子也要宣传?

(上一页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