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多方面认识、研究增强国际传播力

在抗灾、救援的最前沿……

话语权与国家形象塑造

 

 

 

 

评论的“快餐化”与精品“缺失症”

          单纪文

 

快餐化评论的表现形态

纵观快餐化评论,大致有以下几种表现—

第一,老生常谈:新闻事件发生了,便洋洋洒洒评论一番,然而,由于习惯于常规思维,这种论述却只是在为“常理”作证,颇费笔墨后的结论是一个妇孺皆知的道理。

第二,人云亦云:没有独到思想和见解,只是重复学界的共识,结果只是为已成定论的思想寻找新的论据。

复述不是创造,这样的评论,最多只是对已有理论的传播。

第三,就事论事:只论是非,不挖根源;只说现象,不挖本质;思想没有展开,主题挖掘不深;由个别不能引到一般,触类不能旁通,由此不能及彼。

这种现象常常出现在一些争论性评论中。而就事论事,就是许多作者易犯的一种毛病,往往会自己套在一种简单的“三段模式”中。即:点出生活中一种现象—论证其错误和正确--我们应该怎样怎样。由于这种模式在对现象本身的审视中,忽视了对事物本质和意识根源的透视与剖析。

第四,一种政策或决策出台,便以评论文章去复述上级文件的基本内容。例如国家每出台一项宏观调控措施,很多报刊便习惯性地发表“评论”,而这些“评论”大致是首先复述一遍调控措施的基本内容,继而空泛地论述一下其意义和重要性。

第五,套话连篇;

第六,感而不论;

第七,述而不评……

精品化的思想与味道

刘勰《文心雕龙》认为,为文须有“风骨”,“结言端直,则文骨成焉;意气骏爽,则文风清焉。”可见,一篇堪称精品的评论,必须包含两个基本要素:其一为“结言端直”,就是要有深刻、独到、新颖的思想主题;其二为“意气骏爽”,就是要有个性彰显的表述方式和文字“气场”。

常读到一些评论,思想内容还算独到,却找不到阅读的快感。究其原因,就是因为其文缺乏“意气骏爽”的“气场”。文章的“气场”,需天才加长期“修炼”才能成“正果”,而刘勰所说的“文骨”,也就是言论的思想力度,却可以从一下几条途径去开掘—

第一,挑战习惯思维,用思想审探世界,洞穿“常理”,颠覆“成规”,是为独到。

评论家如果总是在追随“常理”、为常理作注,那么,便很难写出有思想力度的文章来,因为如果你的思想没有实现对大众的认识水平的超越,也就无法获得独到性。

成语是中国的文化精粹,当中隐含的思想,很容易被人们视为“常理”而被无条件地接受。然而,成语哲理果真都是真理吗?例如,“非驴非马”这一成语流传了几千年,几乎所有人都认为非驴非马可笑。但这其实是一个千古偏见,且不说非驴非马的骡子比马泼辣,比驴劲大,比牛敏捷,是大牲畜中最好最实用的一种。评论家只有敢于进行思维的颠覆,才能超越习惯思维,写出精品评论。

第二,摆脱就事论事的思维模式,将思路由具体引向普遍,用形而上的思维审视具体事实。是为深刻。

所谓深刻,便是对事物本质的揭示。这是由个别到一般,由特殊到普遍,由具象到抽象的过程。

例如,对于近些年来六一儿童节越来越物质化、消费化这一问题,如果评论主题仅停留在批评厂家借节日炒作推销、提倡儿童节日消费要适度等,便属于就事论事。然而当我们将其纳入形而上的思考,便会发现,推销也好,消费也好,是否适度,都只是现象,而所有这些现象赖以附着的本质,则是“儿童节对儿童的背叛”,儿童已经不是节日的主体,而成了市场的对象。这是厂家与家长“合谋”,对儿童节的本质偷换。

开掘言论思想力度的思维途径还有很多,例如对于剖析性评论要于害处立说行文,驳论性评论应点死穴处一招制敌,争论性评论要密不透风、刀刀见血,剑到封喉。如此等等,不一而足。(作者是《消费日报》副总编辑)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