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多方面认识、研究增强国际传播力

在抗灾、救援的最前沿……

话语权与国家形象塑造

 

 

 

 

“本报评论员”的个性化表达

          马宏威

“本报评论员”文章历来被认为是党报党刊的一面“旗帜”。因为代表党政机关、编辑部集体向公众发表观点、阐述意见,“本报评论员”文章往往具有较强的权威性、政策性、原则性、普遍性和指导性,以及较浓厚“工作意味”和“官方色彩”。

在长期操作过程中,“本报评论员”文章形成了一套相对稳定的行文表达模式,比如其结构一般为三段式、论证式;文字表达、语言风格方面强调庄重、平稳、公众化等。因此常常显得共性有余,个性化不足;正襟危坐有余,生动活泼不够。随着民主政治的进步,以及互联网时代社会各阶层诉求途径和话语渠道不断拓宽,传统评论模式中的某些“话语霸权”日益被打破,强调尊重各方声音、提倡个性化表达、形成媒体特色或个人风格,成为当下新闻评论改革与发展的趋势。

“本报评论员”文章应该如何尝试个性化表达,达到共性与个性、思想性与艺术性、工具性与人文性有机统一呢?

运用群众语言

2009年6月5日《柳州日报》一版“本报评论员”文章《摸清问题  科学应对—我市开展深入学习实践科学发展观活动系列评论之八》中的一段文字:“首先要求真务实,不‘搞弯弯绕’,不‘打擦边球’……其次要条分缕析,不‘煮浆糊’,不‘打乱仗’,不搞‘大概齐’,要把观念滞后、认识不足、措施不力、政策偏差、机制缺失、作风不正、班子不和、方法不妥、客观困难等原因一条条摆出来,搞它个‘小葱拌豆腐—一青二白’。”短短一段文字,使用了一连串民间语汇,其中不少是群众口头表达时常用比喻、歇后语等修辞手法,反映了作者在传达官方权威的声音的同时具有鲜明的“平民化”视角和个性化表达意识。

又如2006年10月23日《广西日报》一版“本报评论员”文章《一庭不扫,何以扫天下》中写道:“但是,也有一些地方、部门的党员领导干部,或无动于衷,或雷声大,雨点小。……”“雷声大,雨点小”也是生动的群众语汇。

文体嫁接

所谓“文体嫁接”,就是向小言论、小时评、个性化的专栏文章学习,尝试将杂文、散文的写法适当嫁接、糅合在“本报评论员”文章中(署名评论员文章比较多地采用这种手法)。例如2006年3月28日《柳州日报》一版“本报评论员”文章《能当武松不怕虎》,主要是谈柳州市应该如何应对新的挑战和竞争,以求发展壮大“园区经济”。文章一开篇就讲了一个现代寓言故事:“有两个人到郊外去旅游,正玩儿得高兴,忽然听到虎叫,两个人慌了,其中一人赶快换上运动鞋……第二个人则不慌不忙把鞋脱掉了,爬到树上去了。老虎果然到了,吃不着树上的人就往前追,把换运动鞋的人吃掉了。”然后,作者夹叙夹议写道:“这说明,当市场的大风大浪来临时,跑是没有用,不如学会一两手绝招(过硬本领)去应对……这就好象老虎不会爬树而你会爬树,老虎就吃不到你;但倘若你是‘武松’,一通拳脚,能把‘老虎’打趴,岂不快哉。”这段文字就糅合了杂文的笔法。

“文体嫁接”的手法能使“本报评论员”文章既有理论性,又有杂文的幽默或散文的文采,更加生动活泼,令人爱读。

以情感人

“本报评论员”文章,重在“评”和“论”,主要是说理,以理服人。但有时也可以将说理与抒情相结合,使情理交融、理情并茂;托理于情、以情动人。

2009年5月17日《柳州日报》一版“本报评论员”文章《学习实践创新莫松劲》中的一段:“……回望来路,我们会发现,许多艰险已经被我们甩在身后,许多困难已经被我们踩在脚下;行囊里正满载着‘使命必达’的信念和意志,满载‘民心可依、士气可用’的力量和智慧,满载着好学风、好作风、好经验,满载着服务大局、改善民生的创新激情、创新思路、创新成果和亮点……”作者的笔锋之间流动着诗化的语言、排比的句式,以此抒情造势,以求达到强化主题、增强感染力的效果。

此外,文章讲究修辞,注意标题的醒目、生动、别致也对个性化表达起着重要作用。如前面提到的《一庭不扫,何以扫天下》《能当武松不怕虎》等文章标题就十分醒目别致,文采灵动。另外,像《柳州日报》2009年3月25日一版“本报评论员”文章《缚洪魔自有万丈长缨—二谈用抗洪精神推进我市当前各项工作》等,这些标题都具不落俗套、生动形象、文采飞扬的特点,让人过目难忘。(作者单位:柳州日报社评论部)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