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多方面认识、研究增强国际传播力

在抗灾、救援的最前沿……

话语权与国家形象塑造

 

 

 

尽管西方公众与伊朗反对派在网络上交换的大量新闻的真实性难以查证,但是,这种前所未有的大规模西方支持伊朗反对派的网络活动显示网络渗透已经成为当代国际传播和公共外交最有力量的工具。伊朗大选动乱显示,新媒体时代的社交网络不仅改变了国际传播的生产接受方式,更为国际传播重新划了边界。伊朗政治动乱展示了美英等国利用社交媒体开展群众性外宣攻势的前所未有的巨大力量。穆萨维领导的反对派通过微型博客Twitter和社交媒体网,与国内外支持者广泛联络,在美英支持者教唆下,伊朗反对派利用Twitter和Facebook组织了声势浩大的抗议活动。

反对派领导人穆萨维的脸谱网页facebook 在5月份只有5000名支持者,而到6月大选结束后, 增加到 11万支持者。这些支持者不断在穆萨维的脸谱网上更新新闻,其中包括抗议集会消息、反对派受害者名单和相关文章链接。 抗议示威的视频和图片,特别是那些反映警察暴力的图像被上载到视频分享网站YouTube 和图片分享网站 Flickr上。这些图片和录像往往直接从手机发到网上。

美英政府和媒体与这些网站形成很好的舆论互动。伊朗动乱期间,反对派的主要宣传工具是美国之音(波斯语)和BBC的卫星电视频道和网站。美国之音把微型博客、用户自创视频和博文整合到其新闻报道里。很多伊朗人是从美国之音和BBC波斯语广播中获取新闻。动乱期间,除拥有1500万观众外,美国之音网站访问量增加了800%。

在回答有关美国国务院是否应该远距离指挥伊朗抗议活动的问题时,美国负责网络匿名链接(Tor)项目负责人Andrew Lewman说,“新媒体的力量仍然有一定局限。假设你在伊朗,这时一个美国人发给你一条短信说:‘抗议去。’你会问他:‘你是谁?’而不是马上跑上街去抗议。”关系和信任非常重要。在这方面,美国之音能够在伊朗发挥重要作用,是因为受观众信任和依赖。BBC、CNN和美国之音不加核实地实时播发这些网络传来的信息。美国之音每天从伊朗收到300个抗议视频,通过美国之音播出。美国之音的记者自己也怀疑这些视频真实性有多大。美国之音波斯语频道记者Derakhshesh 在2009年7月美国民主基金会举行的一个研讨会上,不禁问自己:“这些视频的内容是真的吗?”

中国如何面对网络公众外交?

从当前国内外政治话语与新闻话语看,在网络渗透和网络公众外交方面,美国的政治话语体系不仅成为判断是非的合法标准,而且是一种攻击型的话语体系。由于发展中国家在政治软实力上的脆弱、话语缺乏独立自主的创新、在政治正确性标准上往往受制于西方国家,中国的政治和新闻话语体系在国际传播体系中,处于边缘,总是处在防御状态,不停地遭到合法性的质疑。在很多重大事件中,我国在国际传播中的话语很多时候就显得“支支吾吾”。

冷静考察今天的互联网会发现, 使用互联网发动群体事件、制造暴乱和暴力事件的有恐怖分子、政治极端分子、宗教原教旨主义者、邪教组织和其他各类活动分子。极端分子和恐怖分子的网络活动成了各国政府、警方和情报部门的头痛问题。在网上,各种活动组织、极端分子、分裂分子和恐怖分子都称自己是在为民主、自由和人权而战。如果禁止这些言论和网站、论坛,会被西方社会攻击为压制自由民主。但是,谁是民主和人权斗士?国际上并没有一个统一标准。

如果热比娅在与美国作战,她就会被美国媒体描绘成一个西方的恐怖敌人。而热比娅与中国对立,结果她成了西方政界和媒体上的人权英雄。在国际舆论战争中,民主、人权和自由,不过是各国政府根据自身利益需要,给别人粘贴的一种新闻标签和政治标签。

新疆暴乱后,某些西方记者从新疆现场发出来的新闻报道和图像表明,某些西方媒体在新疆报道的“真相”更多地是为其肢解中国议程,报道“他们的新疆真相”服务。西方记者在新疆暴乱后中国政府组织的采访中,不仅报道不深入,缺乏真实的历史背景和正确的语境,而且,只报道自己看到的现象,根据主题先行原则,在街头巷尾抓拍和采访那些与预制的新闻议题一致的新闻画面和新闻故事。更令很多中国人不满的是,新疆暴乱后,中国政府和中国媒体提供了新疆暴乱现场真实的音像图片资料。但是这些音像和图片资料在西方媒体和Twitter、YouTube上,通过现代媒体的技术手段,对画面重新切割,对声画配置重新组合后,形成了与事实真相完全相反的记忆。

(上一页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