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多方面认识、研究增强国际传播力

在抗灾、救援的最前沿……

话语权与国家形象塑造

 

 

 

 

网络公众外交平台上的国际话语竞争

    李希光

网络公众外交时代的到来

网络公民外交,也可称网络公共外交、网络渗透外交、网络群众外宣运动。这是一国政府把过去通过传统媒体开展的政府外交、政府外宣变为通过新媒体的个人对个人的网络公共外交。

希拉里担任美国国务卿后,全力推行“互联网外交”战略,主张美国的全球外交推动不只靠外交人员,还要靠“全民网络外交”,要鼓励美国公民与外国人通过互联网进行互动,实现美国的部分外交战略。近年来,美国政府机构、媒体、非政府组织、学界、智库、基金会、培训机构等都在利用各种网络工具开展“网络公共外交”,鼓励美国外交官、美国记者、教授、交换学者和学生、旅游者及其他美国公民通过互联网推销美国外交政策、美国政治制度和美国价值体系。

美国国防部长罗伯特·盖茨2009年6月表示,Twitter等在伊朗德黑兰抗议活动中起到重要作用的社会网络是“美国的重要战略资产”。这种通讯技术在全球普通民众间触手可及,盖茨说,“由于信息无法再完全掌控在政府手中,这种技术进步是世界各地自由的巨大胜利。”作为美国的重要战略资产和战略传播的重要组成部分,美国的网络公共外交是针对目标国家设置新闻议程、制造新闻框架、偷换新闻语境,制造猜测新闻、敏感话题,变美国价值观为普世价值观、变美国的新闻标准为唯一正确标准,为实现美国战略目标,不仅制造国际舆论压力,更大目的是在别国为当地政府制造国内舆论压力和国内动乱。在印刷媒体、广播电视和网络技术出现前,人类靠口头传播。今天的新闻传播则更多是通过网络口传新闻,其中的传播平台和渠道有:电子邮件、移动电话、短信、彩信、微型博客(Twitter)、博客、视频和图片分享网站。

由于网络口传新闻的接力性、迅速性、廉价性和匿名性,通过网络口传的任何新闻和宣传所激发的同情和愤怒,给别国政府带来的舆论和政治压力巨大而有效。近年来,无论是美国政府对外开展的公关,或是民族分裂分子和其他极端分子开展的活动,越来越多地采用社会网络的口头传播形式,在特定群体中、圈子内或他们的同情者之间散播。他们通过网络,如电子邮件、Twitter、 社交网等,跨过国界到他国开展非法政治活动、绕过当地国家法律惩罚组织抗议和暴力活动。 伊朗大选后,美国发现它不喜欢的内贾德当选,在美国政府支持和操纵下,Twitter、YouTube、Facebook 和Flickr都成了伊朗反对派与国内外信息传播和抗议活动的联络渠道与组织平台。传统上,西方国家,特别是美国主要是通过国际广播,如美国之音、自由亚洲电台、自由欧洲电台等政府资助的国际传播手段策动别国的国内动乱。伊朗大选动乱显示,西方国家政府今天已经不再需要直接资助某个政府电台或新闻机构作为中介,对敌对国家开展宣传攻势。美国的网络公众外交在伊朗大选动乱中达到了空前规模。

经过新媒体的渗透、议程设置和新闻策划与传播,伊朗反对派至少争取到了美英的空前支持。谷歌和 Facebook迅速加入了波斯语的阅读和写作功能,促使更多伊朗民众加入抗议队伍。

在美国国务院邀请下,为了不影响国外与伊朗国内抗议者的信息交流,Twitter公司还推迟了例行的设备维修。在西方主流媒体煽动下,西方民众,特别是美国那些敌视伊朗的民众被动员起来。成千上万的西方人士特意把Twitter的时区调到德黑兰时区,制造绿色面具,加入声援伊朗反对派穆萨维的Facebook,以展示国际社会与反对派坚定站在一起。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