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多方面认识、研究增强国际传播力

在抗灾、救援的最前沿……

话语权与国家形象塑造

 

 

 

编者按  今年七八月间,广西、江西、湖南、贵州、重庆等部分地区因强降雨引发洪涝灾害,入夏后,一些地质灾害也于各地时有发生。来自国家防汛抗旱总指挥部办公室统计,截至7月底,已累计有29个省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发生不同程度洪涝灾害。

在现场,在最前沿,记者们除了职业精神,还需要怎样的技能或业务积累?

在抗灾、救援的最前沿……

在灾区一线,“新闻场”显现俯拾皆是的碎片式新闻,怎样才能做出最有力量的灾区鲜活新闻

 

洪灾“新闻场”的角度选择

    邓盛龙  卢冬琳

因肆虐洪水的巨大破坏力造成的灾难后,形成了一个以灾情为核心,纷繁复杂的“新闻场”。洪灾“新闻场”呈现的是俯拾皆是的碎片式新闻图景;洪灾报道应该围绕最严峻的灾情,选择性地对新闻事实进行真实、客观、公正的报道。

准备:厉兵秣马探灾情

与其他采访现场不同,洪涝灾害巨大的破坏能量,常常使得灾区一线停水停电、交通阻断。因而,出发前,必须有充分准备:手机、相机电池充好电;带上更换衣物、矿泉水、干粮。不然,进入一线,记者便有可能成为“灾民”。这不但影响到采访的深入进行,也可能消耗救灾人力物力。

与物质准备相比,出发前或途中,对灾区灾情的初步了解尤为重要—这关系到在交通阻断情况下,记者如何进入灾区;到灾区后,能否迅速展开采访。

今年7月初,广西柳州市融水苗族自治县遭遇50年一遇特大洪灾,半个县城被淹,全县15万人受灾。其时,一位同事正在融水邻县采访。得到消息后,记者立即与融水县相关部门联系,得知前往县城老路已被洪水淹没。这位记者立即选择一条便道,在第一时间进入灾情最严重的融水县城。第二天,他采写的《融水近5万灾民被成功转移》在《南国早报》见报。图文并茂,对融水洪灾灾情做了全面而具体的报道。

现场:“新闻场”里炼新闻

在灾区一线,每个因洪灾形成的新闻图景均可构成报道。这是洪灾“新闻场”特有的新闻属性。然而,遍地是新闻,却让不少年轻记者苦恼不已—怎样做最有力量的灾区鲜活新闻?

7月初,因强降雨,广西河池市罗城仫佬族自治县怀群镇卡马水库发生险情,威胁到水库下游数万群众生命财产安全。

7月3日,记者赶到怀群镇,立即展开采访。灾区“新闻场”的海量信息。尽管报道面面俱到,却总让人觉得少了什么。

当晚,完成稿件后,暴雨仍不停地下,卡马水库下游方向一片漆黑—数万人的生命财产安全与大坝险情休戚相关。

紧张的救援现场,汇集了水利专家、各级政府部门领导和抢险救援队伍,这就要求记者眼观四路,耳听八方,在不影响救援的情况下,想方设法采集信息。用餐时是最佳采访时间。为在短短半个小时里完成采访,我们早早与采访对象约好。用餐时间到了,当别人都“吧嗒吧嗒”吃着香喷喷的盒饭时,记者则饿着肚子向采访对象“挖料”。

一连五天,记者一直坚守救援现场,发回一篇篇鲜活的洪灾报道。

选择:抵抗悲痛的人性光辉

迅速爆发、损失巨大、不可逆转,震撼性后果,是洪涝灾害最显著的特征,与此相对应,灾情、救援与民生,是洪灾报道的三大板块。在汛情严峻时刻,灾情与救援自然成为洪灾新闻场中心。然而,送走洪峰,并不意味着洪灾“新闻场”消逝。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