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全媒体条件下成就报道有更多创新空间

“府院”记者:点滴中感悟与推进变化

成就报道与新中国成立60周年:策划与思路创新

 

 

 

 

“翘翘板”上写市府新闻

            

讲到政府新闻,人们比较容易联想到两个词语:严谨、枯燥。其实,政府工作非常具体,且大都与百姓生活密切相关,政府新闻理应是具体平实和生动活泼的,即使涉及敏感话题,也可以“不板着面孔”说话。事实证明,政府新闻如果平和亲切,更容易拉近与读者的距离,舆论引导效果往往更好。

追求真实与活泼,权威与生动之间的平衡

上海曾在这方面做过有益探索。2004年下半年,市府新闻办来函要求《解放日报》指定一名业务能力较强的资深记者,专职采写市政府主要领导新闻报道,报社派我担纲此任。很快,由沪上五家主流媒体—《解放日报》《文汇报》《新民晚报》、上视新闻综合频道、上广新闻频率派出的5位记者组成的市政府主要领导报道团队组建成立。2004年6月11日,报道团队成立后第一篇关于市政府主要领导考察调研在沪跨国公司地区总部的消息在《解放日报》一版刊出。

变化就在潜移默化中体现出来。一段时间后,大家发现了不同:几大主流媒体有关报道似乎不再一个模式,对于一些贴近性强的话题,报纸在消息之外还会配上特写或侧记,电台时尔也配上有市领导现场声音的录音报道。当然,政策性较强的内容,要经过必要的审稿程序,但一些侧记、特写或录音报道,一般只给出把握原则,在此基础上各家媒体可以根据各自定位发挥。

把对市政府主要领导重要活动的采写报道人员相对固定,反映出市领导及相关部门一种新思路。过去是“条线定人”,对市政府主要领导的工作,各媒体每次参与采访的记者不一样。这种机制也不错,因为条线记者对所跑行业情况比较熟悉,但一个显而易见的弊端是:记者对市政府主要领导的思路无法全局把握,报道往往就事论事,比较动态和零散。

把主流媒体采写人员相对固定,让他们跟着市政府主要领导,听会议、下基层、搞调研,是希望他们能够对政府工作有全局与宏观上的把握,创新政府新闻的报道形式与内容。由于选定的记者都有较丰富的从业经验,是各家媒体的骨干,对政策和大局的总体把握不太会出现偏差。实践效果,政府新闻的些许变化,业内外反响均不错,认为做到了在一定限度内体现各报特色,报道形式权威但不失亲切,报道内容鲜活且各有侧重。《解放日报》几篇侧记和特写,都得到市政府主要领导的充分肯定。

我个人体会,这种对政府新闻介于“统发稿”与“全放开”之间的中间报道模式,积极作用大致可从三个方面来看—

其一,政府信息更加公开透明。记者可以跟随市政府主要领导参与一些重要会议和调研,便于更好地了解政府工作的推进思路,全面掌握一些政策的出台背景,进而通过新闻报道,让百姓充分感受市领导对于信息公开透明的务实。

其二,权威声音更加真实贴近。主流媒体报道如何体现权威?创造机会让他们参与政府工作过程是一种好方式。借助这种“直通道”,主流媒体可以掌握第一手资料,不仅使即时报道更加真实贴近,还能把现场听到的重要信息及时反馈给报社领导,有助于主流媒体更好把握市政府的工作思路,进而在其他报道上得以体现,也可以校正道听途说、无端猜测,让权威声音落地,真正体现舆论引导作用。

其三,会议报道形式更多样。市政府主要领导采访机制的创新,使得这种探求有了一个很好的平台。由于记者能够近距离“不过滤”地听到会议内容,包括过程中一些花絮,市领导的即兴讲话,等等,都是鲜活的新闻素材。

近四年市政府主要领导的新闻采写经历,让我深有感触:只要事先做好功课,采访现场认真聆听,就可以捕捉到很多很好的“料”,其中许多内容如果通过恰当形式反映出来,效果是正面的积极的,就有利于增进市民与政府之间的沟通理解。例如:实地了解禽流感防治工作,我写了一篇特写式消息《一只鸡,要让市民放心》,从细节着手反映市长对百姓生活的关心;亲身感悟市长对打假医生陈晓兰遭遇的心情,我在会议消息之外配发现场侧记《看法可以不同 是非不能混淆》;还有,纠风和政务公开工作会议特写《五次发人深省的批评》,审计工作会议侧记《有问题不回避 不整改要点名》;公交基层职工座谈会侧记《听听来自一线的心声》,等等。此类的报道,一定程度打破了所谓“报道规格”,却取得了良好的读者反响,因为这样的报道是真实的,真切的。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