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全媒体条件下成就报道有更多创新空间

“府院”记者:点滴中感悟与推进变化

成就报道与新中国成立60周年:策划与思路创新

 

 

 

 

“讨要掌声”含蓄点好不好

  江苏教育电视台  周云龙

虽然老大不小了,还是很喜欢看一些娱乐节目,偶尔也到文化夜场开过眼界。看得多了,对一些艺人搞笑的几招几式,便了然于胸。譬如,他们对现场掌声的设计,有的是出其不意地将一面折扇快速甩开,上书几个大字,“鼓掌”或“掌声不热烈”;有的是夸张地喊一声“想欣赏,先鼓掌”;有的是卖关子似的:见证奇迹的时刻就要到了,在奇迹到来之前,我们需要一点点……掌声!

过去,会议或晚会的现场都有含而不露的领掌者,他们往往用肢体语言引导掌声的起落,现在,这种办法可能已经落伍,代之以各种直截了当的讨要掌声。鼓掌,本来是受众发自内心的对精彩讲话或节目的回报,现在却开始成为发言者、演出者对现场观众的一个条件附加,一种文明绑架。

这样的怪事情还不是一件两件。本来,电视人对收视率的追求,欲说还羞,后来,电视竞争愈演愈烈,便有了“收视率经营”一说,不过,这种经营早期还是偷偷摸摸地做。到了现在,电视人不再犹抱琵琶了,他们像赤裸裸地讨要掌声一样公开讨要收视率,同事推荐我看一档正在强档推出的综艺节目,其中一个环节是“我爱记歌词”。这是凭印象记下的几段主持人的“串词”:

很遗憾你要离开这个舞台了。在你离开之前一定要为我们的收视率做一些贡献!来,表演一个才艺……

我们的收视率就靠你们的这些才艺的精彩表现来拉动哦!

刚才这段火辣的舞蹈,确实为我们的收视率做出了贡献……

见过要收视率的,没见过这么赤裸裸地要收视率的。在每一位选手表演完之后,三个敬业爱台的主持人还向选手深鞠躬九十度,嘴里异口同声地喊着:鞠躬……鞠躬……为XXX为我们收视率做出的贡献一鞠躬!感谢XXX!

主持人言必称“收视率”,可能还算不上什么,现在有些电视人往往在真实的新闻由头下、在真实的当事人身上,故意编造、添加虚假、低俗、离奇的情节。那些人知道,生搬硬套的情节与大家编导的电视剧相比,蹩脚且无聊,所以,他们要借助纪实的拍摄手法、真实的演播环境,以忽悠嘉宾、忽悠观众,在此同时,他们还要精心搜罗“事件类”“非虚构”一类拐弯抹角的新概念作为外包装,以忽悠监管部门。

这些电视人,拿捏出叫座还没人叫停的火候,虽然没有赤裸裸地把收视率挂在嘴上、写在纸上;但是,哪一个细节的添加或删除,他们会没有对收视率的考量?

当然,我听到不止一个朋友的说法,老百姓看电视,哪管真的假的,只要好玩。民众盲目包容的心态,可能是对媒体的放纵,但是,电视人考虑过当事人的真实感受吗?在嘉宾身上随意添加低俗、离奇的情节,考虑过他们走出演播室之后该如何面对真实的世界吗?而电视人这种操作上的变形处理,其实是一种不正当竞争手段,激发了受众对新闻故事、纪实节目戏剧性、冲突性的收视期待。对相近类型的节目来说,这是不公正的。

如此看来,那些公开呼唤“请为我们的收视率做一些贡献”的主持人,倒是老实的,厚道的,只是急了点。

—电视台毕竟还是文化人呆的地方,含蓄点、婉约些,有点尊严好不好?

(上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