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全媒体条件下成就报道有更多创新空间

“府院”记者:点滴中感悟与推进变化

成就报道与新中国成立60周年:策划与思路创新

 

 

 

 

调查性报道“四要四不要”

    邬焕庆    

怎样才能在调查性报道中避免引发新闻官司?笔者结合一些重大调查性报道案例,从报道心态、证据意识、写作技巧和发稿窗口四大方面,浅析调查性报道的“四要四不要”。

报道心态: 要“减压阀”不要“宣泄阀”

作为“减压阀”,调查性报道可以使社会中积聚的敌对和不满情绪得以释放或消除,以维护社会和谐与稳定。这就要求记者切忌把调查性报道当成恣意放大、夸张新闻事实的“宣泄阀”,以防激化社会矛盾。

“万里大造林案”“汪振东案”和“亿霖案”是近年来全国最有影响的三大非法集资、传销诈骗案。这些案件都是以高额回报为诱饵,与数十万名投资者签订“合同”,非法集资近百亿元,给投资者造成特别巨大经济损失。

笔者曾经参与了“万里大造林案”的报道。由于这类案件涉案人数众多、复杂,受害人分布广泛,特别是法院宣判后,仍有不少受害人尚未拿到被骗资金。因此,对这类调查性报道一定要保持平和的报道心态,从维稳大局出发,跳出案件本身,客观深挖内情,控制事态走向。

曾全程追访“亿霖案”的新华社记者李京华,将报道锁定在“通过此案,让广大读者坚信天上不会掉‘馅饼’,对所谓‘高额回报’‘快速致富’等投资项目冷静分析,切勿盲从上当。”的方向上,以达到警示作用。

新闻工作者需要嫉恶如仇的精神,但是,它不能模糊记者的眼睛。报道的心态,将直接决定接下来的采访方式和写作手法,它是调查性报道避免新闻官司的第一道关卡。

证据意识: 要“素材链”不要“单信源”

有良好的报道心态还远远不够。只有在采访的各个环节,始终保持证据意识,才能有效避免新闻官司。

法院对“万里大造林案”主犯陈相贵宣判后,仍存有疑点:文化名人何庆魁是否借其“明星效应”参与了万里大造林公司的宣传经营活动?他与万里大造林公司究竟是简单的形象代言关系还是相互利用的关系?

为搞清这两个问题,记者深入实地直接搜集与此有关的警方态度、群众反映、当事双方的倾诉等多方观点,形成了鲜明的“素材链”,证实了何庆魁的确参与了非法集资诈骗。

笔者认为,法官对犯罪嫌疑人的裁量,靠的不是单一证据,而是证据链。同样,新闻记者若想避免新闻官司,应遵循“多信源平衡原则”,想方设法获取能相互印证的多信源“素材链”,切忌过分依赖“单信源”(某一方观点)。

与此同时,还必须增加旁证范围,特别注意对采访对象的证据收集。在这三大案件的走访中,有的记者把录音笔放在衣服兜里进行录音,对部分采访地进行隐蔽拍摄;有的搜集了受害人所持的资料、官方的相关文件等,以增加旁证范围;还有的对案件的采访纪录多达50多页4万余字,详细记录了采访的每处细节,以便日后证人的查找,部分纪录还得到了当事人的亲笔签字确认。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