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全媒体条件下成就报道有更多创新空间

“府院”记者:点滴中感悟与推进变化

成就报道与新中国成立60周年:策划与思路创新

 

 

 

 

切忌想当然

  内蒙古赤峰日报社  吕斌

在报纸、电视、电台等媒体上不止一次看到这样的新闻:某人乘出租车,把钱或贵重物品忘在车上,找到车主,车主却不承认捡到过钱或者东西。失主投诉到媒体,媒体往往站在失主一边,批评车主缺乏道德。认定钱或物是车主捡到了,一是丢在车上还会是别人捡去了吗?再者在一些人看来,出租车司机或蹬三轮车的人大多文化不高、道德修养差,捡钱捡物不还在情理之中。但最近我经历了一件事,对这种事有了另外看法。

那天,我去火车站乘坐一辆人力三轮车时,刚上车就看见一个白色的手机放在车后座上,我想如果把手机给了车主,他不还给丢失手机的人怎么办?为了不误拿车主手机,我问车主:“你有手机吗?”他说:“有哇。”他从兜里掏出手机看一眼,又装进兜里。于是,我悄悄把手机拿在身上,返回时接到失主电话,和我约定时间地点还了手机。事情过去我也就忘了。又有一天坐出租车,发现出租车女司机脸色不好,我问她有什么不愉快的事,她说,刚才有个客人坐过她车,说是把手机忘在她车上了,找到她非要手机,还说要举报到出租车公司。女司机很气愤:“他下车我就没往后座看,后来又有好几个人坐过我的车,他的手机就是真丢到我车上了,也不知道让谁捡去了”要是以前,我不信她的话,这回我信。

新闻媒介报道什么事情时,常常习惯于想当然认定事情,把复杂事情简单化,报道出去引起争议,现实中有些看似合理的事情,实际未必是那么回事。所以,在新闻报道中,认定什么事情,不能以合乎逻辑就下结论,更不能主观武断地不听人解释,更不能随意说出缺少道德这种有伤人格的话语,这种说法稍有不慎,就会冤枉人,让人心情沉重,有损于我们新闻报道的权威性和公正性,失去读者的信赖。

 

简化不能违背原意

  安徽合肥南七丝绸厂  金海燕

生活中一些字数比较多的名称,用文字表达时常常把它们简化成两三个字,一旦约定俗成,用时就比较方便,尤其用在报刊标题上,更显得精炼。然而,这种名称的简化,不能违背名称的原意,否则就会让人产生“摸不到北”的感觉。譬如最近在报刊上经常读到的两个简化名称:“非遗”和“未保法”,就是明显的例子。

“非遗”是“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简称。而非物质文化遗产中的“非”(不是),是落实在“物质”两个字上的,即“不是物质形态的文化遗产”,如果简称却把“非”落实到了“遗产”上,成了“非遗”—不是遗产!岂不是与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原意背道而驰?

至于“未保法”,则是“未成年人保护法”的简称。制定未成年人保护法的目的,是为了强化对未成年人的保护。然而,未成年人保护法却成了“没有保护”的法,为了强化对未成年人保护的法律,竟然成了无须保护、不必保护的法律,这样的简称,岂不与立法的宗旨格格不入,与全称的原意背道而驰?我认为宁可让简称再加上几个字,也不要使读者产生歧意,甚至把读者引向了名称原意的反面。

(上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