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全媒体条件下成就报道有更多创新空间

“府院”记者:点滴中感悟与推进变化

成就报道与新中国成立60周年:策划与思路创新

 

 

 

接下来前往经济新闻编辑部和国际政治编辑部,赶上全球金融危机和美国大选这些话题,自然又为我提供了许多鲜活的学习素材:经济编辑们每天关注中国,中国国家统计局发布了中国经济数据之后,立刻有人招呼说,“潘,快帮我们看看!”消息之后是综述,报道详细而具体;政治编辑们不停连线驻美国记者,人物、言论、特写、花絮、分析,各类稿件令人眼花缭乱。

两个月下来,德新社的总社、分社、子公司我一共跑了七八个部门。马克先生也说,“据我所知,我们虽然常常有交流人员,但还从来没有哪个有机会像你一样跑这么多部门!”

辩新闻:面对面的直接交锋

2008年对中国而言,是极不平凡的一年。而围绕中国发生的许多重大事件,德国媒体出现了许多非常浅薄、片面,甚至错误、恶劣的报道。“新闻自由”“网络自由”“人权”等话题,也成为许多德国媒体肆意攻击中国的幌子。在此次项目交流期间,我作为一名来自中国国家通讯社的记者,多次受到德国各界人士就上述话题的询问。这其中,既有态度诚恳友好的交流,也有许多恶意相向的责难。于是,面对面的交锋就在我们整个交流活动中不时出现。

尽管我的德语水平有限,但是得益于曾经在德国的工作经历以及一些与外媒打交道的经验,我努力尝试着去交流。

更多的交锋,常常以不经意的方式出现在平常的交流之中。前往《图片报》交流时。当我正在介绍一些项目的基本情况时,突然一位面庞瘦削、戴着眼镜的老先生从桌子远端抛过来一句话,“你们中国上网自由吗?”这个话题我在参加奥运报道时与同行们多次交流,并不陌生。“中国上网或许没有德国上网自由,但是绝对比你想象的要自由。在中国被封锁的网站,都涉及一些违反中国法律的内容。而德国,对诸如儿童色情和极端势力的网站,也是封锁的吧?”听到这样的回答,那位提问者不再言语。

而实际上,后来的实习交流中我们陆续发现了更多德国的新闻自由、网络自由也只是相对自由的实例。例如,很多媒体都会经常提及所谓的“自我检查”,这虽然和他们攻击别国的“新闻审查”制度名称不一样,但是实际内容是一样的,报道的倾向性常常很明显;例如,德国许多媒体网站的论坛,根本不可能由网友担当版主,而是由内部人员负责,并且对所有发言帖子逐一手工审核。

项目临近结束时,德国记者协会汉堡分会下属杂志《北德之峰》记者克劳迪娅女士前来采访我,也谈及这一话题。我再次向她陈述了我的上述观点,并且举例说,“根据ALEXA这家最为权威的第三方网络流量统计商的数据,即便是撰写了大量有关中国负面报道的《明镜》周刊的网站,依然有许多中国读者,甚至来自中国的读者超过了奥地利和瑞士这样的德语国家!这不能说明中国网络的自由吗?” 回国之前,我收到克劳迪娅女士撰写的稿件。“这位中国记者希望,德国记者在撰写有关中国的报道时,应该至少有一些有关中国最基本的知识,但是很遗憾,情况并不总是这样……互联网上的自由,同样不能凌驾于法律之上!”

看到这样的文章,我觉得可以算是此次“媒体使者”之旅的一大收获了。(作者单位:新华社国际部)

(上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