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全媒体条件下成就报道有更多创新空间

“府院”记者:点滴中感悟与推进变化

成就报道与新中国成立60周年:策划与思路创新

 

 

 

 

“盯领导”九年的思考与感悟

    

不久前,同另一家省级党报负责领导活动报道的专职记者聊天,他深有感触地说,“写稿时,你必须从领导角度看问题,全面、准确,严肃,要慎之又慎;见报后,你又要从受众角度看,这时又会发现你的报道太生硬死板、没有可读性,活儿真难干啊!”一席话,反映了“盯领导”记者的生存状态。

我同样是“盯领导”的记者,专职负责省委书记活动报道已经9年。这项工作,在不少人眼里似乎很是风光,然而,身处新闻改革的大潮中,“盯领导”的记者既要准确传达领导意图,完成政治任务;又要按新闻规律办事,让新闻更加贴近受众。回顾9年“盯领导”生涯,有不少感悟。

2000年7月,河北省委主要领导调整,报社出人意料地派我这个刚参加工作3年的年轻记者担任专职记者。“入道”之初,我不过是根据以往时政报道的经验,按部就班。

现在回想起来,当时的领导活动报道有着不可回避的通病,量多而质不高。拿2001年我采写的稿件为例:全年发稿数量115篇,其中96篇为省委书记活动报道。

有些会议报道程式化,几乎等同于会议纪要,即使出现新政策、新经验等,也被长篇领导讲话淹没;调研活动几乎是“日记”:到哪里去过、看到什么、说了什么……而具体解决了什么问题、怎么解决的,提出了那些有针对性的新观点、新思路,这些反映领导同志执政能力的内容却很少见。

究其原因,是有体制上的,也有报道手法上的。多年来,公文体、日记体已经成为最普遍的领导活动报道手法,只需记录活动日程,然后摘录领导讲话即可成稿……

近几年,从中央到各地都出台了改进会议和领导活动新闻报道的意见,阻碍会议和领导活动报道改革的体制性坚冰正在被打破。那么,就媒体和记者个人而言,就必须从自身做起,冲破陈旧观念的束缚,在实践中大胆创新。

然而改革并非一蹴而就,特别是记者本身,有没有改革的积极性?是例行公事把报道作为政治任务完成了事,还是满腔热情地投入到创作中去。

我曾一度惶恐地发现,自己的创造性已经有些禁锢了—对于强调必须送审的领导活动报道,“驾轻就熟”,乐得清闲,而新闻敏感、创新冲动也因此不多。有所警醒之后,我有意识地进行了一点探索。

首先注意抓生动细节。

公务活动有一定严肃性,公务活动中的领导也不会总是谈笑风生,但领导也有平民化的一面。如果能引入典型人物报道的经验,适时、适当地抓住领导同志活动中的细节,既深化了报道主题,又增加了生活化色彩,普通受众接受起来就比较容易。

2003年7月13日,河北省全省对外开放会议上,时任省委书记白克明发表了一个不足8页纸的讲话,其中4页主要列举河北省开放步伐“慢”的事实。白克明用一首小诗结束了大会讲话:“天地恒长久,人世几春秋?此生不酬志,九泉难辞疚!”他说:“我不是诗人,这四句诗只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感触。我们河北再也耽误不起了!”—“再也耽误不起了!”反映了作为全省“一把手”寝食难安的责任感和时不我待的紧迫感。采写会议新闻时,我与同事除了按照要求采写一篇“正规”会议报道外,另外把这首小诗和对全省开放形势的分析单独形成一篇小特写。这样突出了领导同志本身的思考,也表明了省委推进对外开放的决心。

受众更容易接受的是微观细节,因为细节往往伴随着情节和故事。

再有,从形式上也注重了“包装”。

2009年2月13日,河北省召开全省干部作风建设年活动动员大会。省委书记张云川作了长篇讲话。会后,我把他脱稿讲到的一些干部作风存在的问题,以及严肃整顿作风的态度单独成稿,写了一篇题为《张云川痛斥少数干部权欲重效率低乱作为》的特写。这篇新闻稿,特别是作为副标题的那句话:“谁阻挡了河北事业发展,谁让市场主体和人民群众过不去,我们就让他过不去,就要调整他的位置、摘去他的‘帽子’!”在全省引起很大反响。在不久后的全国两会期间,张云川在讨论时,再次坦陈推进干部作风转变的初衷,我们以长篇特写的形式,尽量多摘用生动的原话,将这次谈话刊发,进一步阐明了省委“哪怕是得罪人,哪怕遇到一些阻力,也要坚定不移抓下去!”的决心。

领导同志活动往往是针对重大政治、经济问题而进行的,内容一般都比较重要,也相对严肃。因此,并不是所有领导活动报道都能做到新鲜、活泼、贴近受众。但是,在适当情况下,只要在内容上突出新鲜而重要的内容,同时在报道形式上求新、求活,就完全有可能拿出高质量的报道来,就能够既完成好政治任务,同时让受众喜闻乐见。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