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全媒体条件下成就报道有更多创新空间

“府院”记者:点滴中感悟与推进变化

成就报道与新中国成立60周年:策划与思路创新

 

 

 

 

《涛声》教我们怎样做记者

        丁法章

日前,久未谋面的新华社资深记者叶世涛兄,突然打来电话说,他正在筹备出一本书,工作已大体就绪,希望我能为书写序。理由主要有三,用他的话说就是:“其一,你我都是大学同窗校友,彼此比较了解;其二,你曾当过《新民晚报》总编辑,而我与该报有过一段美好的姻缘;其三,作为上海市记协和新闻学会的领导,你应该关心这本书……”这近乎于没有商量余地的三条理由,使我一时无言以对,只有从命的份儿。

不错,我和世涛兄确是复旦大学新闻系学生,是名副其实的校友,不过他是早我十几年毕业的学长。早在上世纪60年代初期,我还在复旦寒窗苦读的时候,他已成了名闻遐迩的新华社记者,是当选团中央委员的青年才俊。1964年,他发表的《吃透“两头”是记者工作的基础》《对外宣传要吃透“三头”》等著名论文,在全国新闻界有口皆碑,颇有影响,不少新闻单位开展了学习叶世涛经验的活动。在我们复旦新闻系,他的新闻佳作和采写经验,更是新闻理论和采访写作课的必读教材。

关于这本书的稿样,我大体浏览了一下,真可谓“不看不知道,一看有门道”。它既不是通常的个人新闻作品选,更不是一般业务论文的集大成,而是充满内涵、切实管用的“一个新闻老兵的经验谈”。

世涛兄是一位从业40余载,成绩卓著的老新闻工作者,这本书最可贵之处,就是完全立足于他的亲历、亲为,沿着他学习做穆青那样的记者的探索之路,通过一件件典型事例,引领你在成功的途径上步步前行:这里,有他在初涉新闻工作时由于偏重实干,不重视新闻理论学习和研究,从而没有“上路”、“立”不起来的弯路;有他由于不会选择报道视角和突出报道重点,一味追求妙笔生花,致使第一篇稿件由3000字被砍到300字的教训;也有他初次担任部门负责人时的困惑和遭遇右眼失明这一沉重打击时的痛苦……当然,更多的则是他成功的喜悦、理性的思考和制胜的感悟。这里,既有宏观上对坚持政治领先,当好党的喉舌,加强舆论监督,把握正确导向的深切认识,更有从微观上对采访、写作、编辑乃至导语、短新闻、“软”新闻、大特写等进行的解读与点拔。难能可贵的是,所有这一切,绝不是空对空,虚对虚,而是源于实践,高于实践,就事论理,就实论虚,娓娓道来,启人心智。

时下,对应当怎样做记者,到底做什么样的记者,不仅新闻单位和新闻教育部门十分重视,整个社会也很关注。在这种情势下,这本书不失为一本与时俱进、切实可用的教科书,它从传统与现实、理论与实际有机结合上,对上述课题作了权威的诠释;这本书称得上是一盏引领年轻媒体人的指路灯,现身说法,从言传和身教两方面为我们作了可以仿效的示范。也许有人会说,现在已经进入互联网时代,各种新兴媒体迅猛崛起,新闻传播从理念、途径到方式,都要发生相应的变革,此言极是。然而,千变万变,叶世涛书中所阐述的党的新闻工作的根本原则、新闻制作的主要元素和新闻实务的运作规律不会变,不仅现在不会变,将来也不会变。

本书取名为《涛声》,真是言简意赅,妙不可言,并且由穆青同志题写,显得更加厚重,寓意深长。说它妙,首先在写真,世涛兄平时说话快人快语,嗓音高亮,铿锵有力,宛如波涛之声;说它妙,更妙在精神。全书30万余言,三大板块,无论是第一部分介绍自己学步历程的《成长》,还是第二部分畅谈个人从业经验的《心得》,以及第三部分袒露退休后壮心不已情怀的《余热》,字里行间无不渗透着作者的心血和汗水,一言一语无不是他真情表白和爱的呼唤,一句话,都是发自他肺腑的心声。正是从这个意义上,我向新闻界同仁、新闻院校师生和广大媒体通讯员,郑重推荐这本不同凡响的《涛声》,愿它伴你乘风破浪,直达成功的彼岸。(作者是上海市新闻学会会长,《新民晚报》原总编辑)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