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全媒体条件下成就报道有更多创新空间

“府院”记者:点滴中感悟与推进变化

成就报道与新中国成立60周年:策划与思路创新

 

 

 

近几年来,媒体常常渲染记者的苦。然而,相较于地震灾区每个人的坚守,相较于藏北高原上一草一木的站立,相较于许许多多职业中的普通人,记者的跋涉微不足道。

我们不应低估自己的责任,也不该高估自己的付出。

永远的“下一次”

新闻是遗憾的事业—入社时新华社解放军分社社长贾永的这句话,多年之后我才得以理解。

不久前的5月,汶川大地震一周年,我读到军旅作家李鸣生《震中在人心》。

在一个新闻即时覆盖、信息全面爆炸的时代,在事件发生一年之后推出的书,其可读性很难不打折扣。但,这本书吸引了我,即使它的语言显然有些仓促—李鸣生用细到不能再细的文字,记录下了地震幸存者内心走过的长长的路。那是震后人们的最真实的生存状态。

一年前那场灾难的关键词是“地震”,然后才是“抗震”。万众一心是历史,生存状态更是历史。

很惭愧,我在去年那个夏季完成的记录是远远不够的。我应该用一段较长的时间留在我出生的汉旺镇,记录下那里的每一天。

回忆自己的新闻历程,每次报道都留下遗憾。更遗憾的是,新闻没有第二次机会。

2006年夏季,美军举行“英勇盾牌”军事演习,我作为中国观摩团唯一的文字记者前往关岛观摩演习。

这是美方第一次邀请中方观摩美军举行的演习。姿态极其开放,但观摩团实际上并未获准到现场观看演习,美方拒不透露企图立案、科目设置等军事演习的核心内容,就连演习开始的准确时间也不予告知。几天里的参观访问,基本上就是“到此一游”,几乎和演习毫无关系。

在这次零距离观察美军的难得机会中,在亲身体验了美军名为“开放”、实则极不“透明”的种种做法之后,我竟然没有用一篇通稿对此淋漓尽致地评说。

所谓的“透明度”,是中美军事交流中最核心的问题之一,“中国军力应该更透明”的美方论调也常常伴随着“中国威胁论”而出现。这次演习中的美军想要展示“透明”,却恰恰暴露了种种“不透明”,常常遭受指责的我们,为什么不能明确指出美国在使用双重标准呢?

事后反思,第一,美国人没那么脆弱。第二,即使我们做得再透明,美国媒体照样说“中方不允许参观西山指挥所”。不难想象,这次演习的东道主倘若换作我们,对于这种种不透明,以美国媒体为首的外电肯定骂声一片。

是什么能让记者保持职业动力?遗憾,或许是其中的一个答案。在这样一个遗憾的事业里,你会永远对下一次充满期待。(作者单位:新华社解放军分社)

(上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