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深入开展“三项学习教育”活动的思考和任务

基层挂职:新闻职业生涯的宝贵经历

竞争的特殊武器:评论创新

 

 

 

江苏《盐城晚报》江汉超的文章《当记者成了导演》,在本刊2009年第4期刊发后引起一些讨论,有支持的,也有“拍砖”的,本刊择三篇刊发。也欢迎读者继续对本栏目言论观点发表自己的见解和意见。

也谈当记者成了导演

  许成木(安徽南陵电视台):

读了《中国记者》2009年第4期《当记者成了导演》一文后,认为作者观点有失偏颇,不敢苟同。

我认为,他不了解电视记者是如何进行再现事件的。对已经发生的新闻事实,用文字不难还原事件真相。而作为用画面说话的电视记者,就不是件易事。

比如,昨晚发生了一起重大入室盗窃案,民警今天上午抓获小偷,而记者下午才得到这一信息前去采访。报纸记者可以用文字,电台记者可以用采访对象的声音,而电视记者必须用图像加解说词,才能去还原事件真相。

如何还原?电视记者不与当事人(既小偷、失主、民警等被采访对像)进行沟通,甚至策划与引导,规范当事人该说什么,该做什么,那么,事件真相很难还原。再现事件真相,我想,绝大多数电视记者不会像上述作者说的那样,去加工和篡改事件真相。外人是难以体会电视记者工作压力的,电视记者在采访中,每一个镜头都要亲历亲为,有时为了一个镜头,不畏苦与累,不惜一遍遍地拍摄,而这样做,恰恰是为了使还原的事件更真实。当然,策划与引导必须以真实为前提,决不能去加工,更不能去无中生有,如果那样,记者就真的成了艺术创作中的导演了。新闻采访绝对不需要导演,但新闻采访需要策划、沟通与引导。

□  李晓丽(山东《青岛早报》):

在《中国记者》上看到盐城晚报社江汉超老师名为《当记者成了导演》一文,心里的确有点异样。因为文中所说的个别记者在采访过程中动辄要求被采访者做这样或者那样动作的现象确有发生,在自己身边还不止一两次。

前些日子到某小学采访一活动,就要离开时想再拍张照片,刚蹲下去就被旁边某报男记者拉住了:“你不要拍,这是我设计的角度。”我愕然,以为自己听错了,看了他一眼,他接着说:“我好不容易才设计出来的,你别选这个角度。”原来,这是他调动了整整两个班的学生,经过反复排练数十次,历时十几分钟才设计出的“最佳效果”。我差点侵犯了别人的“创作版权”,想来阵阵后怕呢。

□ 张建华(山东《青岛早报》):

新闻记者导演新闻,这已经不是什么新闻了,早在10多年前我刚进报社时,就已经领略了一些导演的风采,那时的竞争没有现在这么激烈,而且导演的照片若被同行看出来的话,是件很丢人的事。所以,那时虽然时有导演的新闻照片见报,记者们还是不大敢在公众面前尤其是在同行面前明目张胆地导演。在我记忆中,大量的导演新闻大约从2000年前后开始涌现,我当时只跑文化新闻,很少接触其它行业,后来听说某报社出了个“某导”,感到非常惊讶,此人拍摄水平应该还不算低,怎么会沦落到如此地步。再后来我在一次采访中领略过此人的编导“风采”,再再后来我去一家单位采访,对方主动和我说:“记者同志,这个事你尽管看着导就行了,我们一定配合。”再再再后来我再出去采访,导演已经可以加上“们”了,而且像拍摄电影一样“认真”了,而被拍摄者的“演技”在导演们的轮番多次教导下,也已经相当成熟……

所以李晓丽同学的“遭遇”,应该是很正常的事情。

并非自我标榜,我在看到别人导演的新闻时,一般不会“照此办理”,大都采取变换角度来完成采访任务,有时不得已去补拍新闻事件,一般也会采取摆中抓的方式。

(上一页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