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深入开展“三项学习教育”活动的思考和任务

基层挂职:新闻职业生涯的宝贵经历

竞争的特殊武器:评论创新

 

 

 

 

寻找“站在凳子上演讲的人”

—时评面临的挑战与发展方向

       王爱军

从上世纪90年代末媒体评论复兴开始,至今已有10年时间。中国社会快速转型、利益群体不断分化、价值观念逐步多元、从都市类媒体到网络等新媒体的快速发展,催生中国媒体评论的繁荣。时至今日,当媒体评论人为已有的收获而兴奋的同时,对“未来的新闻评论走向哪里”也充满着疑问。

新闻评论正面临至少四方面挑战。

一是读者。随着社会的发展,读者是非判断力、理论鉴赏水平越来越高,如果评论还沿袭过去思路、停留在过去的是非判断和感情宣泄的水平上,必将被读者抛弃;二是新兴媒体。互联网的普及,社会进入信息高速传播的时代,博客、论坛、跟帖建造了一个自由表达的“声音广场”,“好文章在网上”开始成为一种新说法,这也给传统媒体评论增加了压力;三是舆论环境。不必讳言,传统媒体在现时代还有着特殊功能,新闻评论如何既能表达公众心声,又能把握舆论导向,是一个大课题;四是传统媒体间的竞争。评论作为在竞争中取胜的一个特殊的“武器”,目前已呈“遍地开花”之势,而用最好的文章吸引读者,在影响力、资金、人脉等方面必然要有激烈竞争。

迎接这些挑战,惟一制胜法宝,就是:提供最有价值的思想给受众。

网络评论的优势是话语平台的无限性和表达的相对自由性。人不分三六九等,都可以到网络广场上说话。而传统媒体,有限空间要求它必须在诸多发言者中找到那个最有思想、最有见地、最能吸引人倾听的人。这种人,我称之为“站在凳子上演讲的人”。

现在媒体评论常见两大问题,一是“伪问题”太多,一些常识都成了问题,热热闹闹的讨论难掩价值观的苍白;二是“正确的废话”太多,空洞、虚幻、不着边际,一篇文章洋洋洒洒,没有一句错的,但是也没有几句有意义。

叶匡政先生说“时评,正在成为脑残的文体”,因为“读者面前堆满了文字,却依然找不到任何思想的出路。”原因何在?在我看来,专业判断不够。没有真学问,发现不了真问题;有了真学问,也才能解答真问题。

胡适先生说过,“凡是有价值的思想,都是从这个那个具体的问题下手的。先研究了问题的种种方面的种种的事实,看看究竟病在何处,这是思想的第一步工夫。然后根据于一生的经验学问,提出种种解决的方法,提出种种医病的丹方,这是思想的第二步工夫。然后用一生的经验学问,加上想象的能力,推想每一种假定的解决法,该有什么样的效果,推想这种效果是否真能解决跟前这个困难问题……这是思想的第三步工夫。凡是有价值的主张,都是先经过这三步工夫来的。不如此,算不得舆论家,只可算是抄书手。”

做“舆论家”,而不是“抄书手”,这是评论发展的方向,也是评论人努力的方向。

未来的新闻评论有必要从“价值判断”向“专业判断”发展,抑或说,是“价值判断”和“专业判断”并举。回顾时事评论复兴之初,其内容多是普适“常识”的“贩卖”或重申,由一种全新评判标准对事物的对与错进行评判。以市场经济为导向的中国社会的转型,一些传统理念也必然面临更新,新理念的树立和旧观念的谢幕,事实上也存在着或激烈或温柔的交锋,在这个时代,新闻评论承担着它独特的释疑和监督作用—解答公众“为什么这样是对的而那样是错的”的疑惑。

常识的重复总是有限的,社会的发展也必然要求新闻评论与时俱进。就写作者而言,此前评论仅仅是新闻界人士的“职业写作”,后来扩大到更多人,谓之“公民写作”,他们做了大量释疑解惑的事。现在,许多从事专业研究的知识分子正进入时事评论写作领域,拜网络或纸媒之赐,可以在书斋里“演讲”。他们所要回答的不仅仅是“对与错”的是非判断,而是更进一步,回答“应该怎么做”的问题。

媒体需要什么样的评论员队伍?或者说,谁是“站在凳子上演讲的人”?

一方面,他们对新闻媒体的特点及读者的新闻消费需求了如指掌,进而在浩瀚的新闻信息里,准确发现公众所需要的东西;另一方面,他们又是具有政治、经济、历史、法律、社会、哲学、环保等专业研究的丰富积累和建树;然后,他们从自己专业的角度来解读公共政策,把新闻信息和自己的专业结合起来、以新闻评论而不是专业论文的方式写作成文,方为新闻评论。

《新京报》评论从创刊之初就把“专业批评”作为立身之本。有不少评论作者问我们,你们为什么那么注重约稿?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