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深入开展“三项学习教育”活动的思考和任务

基层挂职:新闻职业生涯的宝贵经历

竞争的特殊武器:评论创新

 

 

 

真情的力量

  安徽省南陵县电视台  许成木

5月12日晚,中央电视台纪念汶川特大地震一周年晚会上,再现了去年中央电视台记者李小萌到地震灾区实地采访的一幕。再次让无数观众热泪盈眶。

2008年5月21日,当震区群众陆续从震区向外撤离时,一位老人挑着两只铁桶,冒着余震危险,从外面向一片废墟的北川县城走。记者李小萌上前询问,老人叫朱元云,68岁,已经被安置在绵阳,回北川,是想再看一眼那个难舍难离的家。老人铁桶里是政府发的方便面等食物。交谈之后,朱元云老人继续向北川赶路,与记者再见时,记者说:一路走好;老人回头说:让你操心了!当老人渐行渐远,记者李小萌不禁失声痛哭。这一幕打动了无数电视机前的观众,也让我热泪流淌。

这一小段再平谈不过的画面,为什么能让观众如此动容?我想,无外乎是真情的力量。

老人对失去家园的无限眷念之情;在大难面前表现的勇敢与善良的天性;政府对受灾百姓的莫大关怀以及新闻工作者对受难同胞的深切关爱与同情……所有这一切,都是在简短、平淡的几句对话中体现出来,没有造作,完全在无意识的自然中流露,它的感染与震撼,胜过千言万语,胜过多少壮怀激烈的场面!

这一段画面给了我们电视新闻工作者深刻的启示:那就是平淡中有真情。电视作品要打动观众,不一定要多少激烈的场面,但必须要有真情。

“挂名现象”亟待规范

□ 华中师范大学新闻系  陈新勇

如今,报纸有一种奇怪现象,即记者单独署名的稿件越来越少,而“记者+实习生+通讯员”的署名形式则逐渐增多,无论稿件长短均是如此。如武汉某都市报5月4日的一则题为《20多个部门联动进社区》的图片新闻,全文仅92字,署名却有1位记者、2名通讯员、1名实习生;而一篇《初二女生站在楼顶欲轻生消防战士身系绳索拉回女孩》共500余字的稿件,却署了2位记者、4位通讯员共6人的名字。我对武汉另一家报纸作了粗略统计,5月6日,这张报纸要闻、社会新闻、法制新闻、教育新闻等11个版面36篇稿件,其中署名有通讯员或实习生的稿件多达29篇,占总数80.6%,单篇稿件中署名最多的达6人、通讯员最多4人、实习生最多2人。

这不禁让人疑惑,短短几百字甚至几十字的稿件挂上这么多名字是否正常和必要?这种稿件到底是某人单独写作的,还是所有署名者共同撰写?

在我看来,造成这种不正常现象的原因除报社管理不规范外,不外乎以下几点:一、记者的新闻线索很多都由通讯员提供,记者为提高其积极性、增加发稿量,都挂上通讯员的名字;二、一些单位和部门领导为完成对外宣传任务,提供线索时向记者求情要求挂名;三、记者为跟某些“线索大户”保持密切“合作”关系,私下结成同盟,记者赚发稿量、通讯员赚稿费。

我认为,这种缺乏规范随意挂名的现象百害而无一利,对实习生来讲,单纯的为完成任务而不深入实地采写根本起不到锻炼的作用;对记者而言,长期依靠通讯员或实习生采写的线索或稿件而不深入新闻现场,不利于新闻价值的把握,很容易形成惰性思维甚至出现假新闻。真实、客观是新闻的生命。新闻稿的署名也同样如此,其不仅是记者职业道德的体现,而且还关系到报纸的公信力和声誉。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