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深入开展“三项学习教育”活动的思考和任务

基层挂职:新闻职业生涯的宝贵经历

竞争的特殊武器:评论创新

 

 

 

大多数欧洲传媒集团都很注重发展本国之外的市场,原因很多。一方面本国媒介市场趋于饱和,本国相关法律规定不再批准一国内的扩张兼并。如2006年阿克塞尔施普林格集团打算收购ProSiebenSat.1电视台,该计划遭到德国托拉斯现象控制和规范联邦行政局以及传媒领域集中和评估委员会的反对而流产;另一方面,欧盟境内创造的统一市场使各国电视广播领域,传输网络自由流通,传媒集团的跨国经营相对以前变得容易一些;而且传媒业界的集中并购在某些欧洲国家受到支持,这些国家以前都实行比较严格的准入制度但近来有所松弛,比如英国在电子媒体和印刷业方面放松很多以前非常严格的要求。

面对集团化现象,欧洲各界反应不一

与美国传媒市场的高度市场化、商业化不同,欧洲在传媒领域一直实行国家资助的公共事业体制和私人经营的市场体制,其目的是为了保护欧洲语言文化的多样性和信息声音的多元化。但随着数字技术的快速发展,媒体信息领域的发展扩大需要资本的高度集中。于是媒体集团化成为大势所趋。面对这一现象,欧洲各界反应不一。

一、巩固国内媒体集团的势力,支持积极向外扩张。

在德国、法国这样本身就拥有多家媒体巨头的国家,国内媒体已经强大到能够有效抵御外国媒体的进攻并积极向其它国家扩张。

法国传媒产业自本世纪初并购潮一浪高过一浪,产业已经高度集中。该国纸媒新闻产业、电视电信和图书出版产业都被掌握在几家大型工业集团门下:如拉加代尔(Lagardere)集团、布依格(Bouygues)集团、达索(Dassault)集团等。 尤其是法国电视媒体市场早已落到几家和政府关系密切的大财团手里,近几年法国媒体业的大财团拉加代尔(Lagardere)集团完成混合型战略兼并的部署,成功购买了法国最重要的报纸《世界报》的股份。

在德国,国家级媒体的市场仍然风起云涌,未成定局。当然,这些国家立法中有对媒体新闻托拉斯现象处理的特殊条款,欧洲委员会对媒体行业集中程度的评估承诺在一定程度上能够防止媒体企业间的过度兼并。但是地方纸媒的合并融合并无特殊限制,比如在私人广播领域,德国以前属于地方私人的广播电台大部分被RTL广播集团和阿塞克尔施普林格股份公司(Axel Springer AG)收购。

二、对东欧国家来说,外国资本进入是激活市场的途径。

在东欧各国,新闻传媒领域的泛欧扩张和兼并对从业者来说不再只是纸上谈兵,已经变成活生生的现实。西欧一些媒体集团收购东欧国家最重要的出版发行单位并将其私有化,如德国施普林格、WAZ集团(西德意志报)、出版传媒Passauer Presse和瑞士荣格传媒集团(Ringier)等在欧洲大肆活动。对西欧传媒巨头而言,这些国家市场以前过于封闭,现在成为等待他们开发的沃土。同时东欧各国政府也希望借助外国资本的刺激活跃本国传媒市场,促进经济增长,创造就业机会。

三、有声音反对传媒产业的过度集中,积极呼吁信息和文化的多元化。

虽然在欧洲很多国家都有相关法规控制媒体业过度集中,但在整个欧盟范围内还没有明确的法律法规确定集团化的范畴和规模。由于传媒产业具有文化和商业的双重特性,欧盟有关法律规定由各成员国负责审查控制传媒企业是否在其集团化过程中伤害到文化多元性,而商业上的兼并扩张是否影响到市场的竞争才属于欧盟委员会反垄断机构管理的范畴。如果一家传媒集团参与合并的企业在世界范围内的年销售额达到五十亿欧元,或者参与合并的企业至少有两家在欧盟范围内的年销售额达到二十五亿欧元,这样的合并才会引起欧盟委员会的特别注意和调查。(作者单位:新华社对外部)

(上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