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深入开展“三项学习教育”活动的思考和任务

基层挂职:新闻职业生涯的宝贵经历

竞争的特殊武器:评论创新

 

 

 

罗彩霞说,让她不能接受的是,出事之后,无论她怎么联系,王佳俊都不回复她,始终都是王的父母出面。

同时,王峥嵘(冒名顶替者王佳俊父亲)还散风说,只要罗彩霞同意更改身份证号(因为不可能改王佳俊的),工作都由他来做,而且,天津师大的老师也同意了。

我电话采访了接待过王峥嵘的天津师大罗彩霞所在学院的一位副书记,他说王峥嵘曾对他承认女儿王佳俊冒名顶替上大学一事。

这是一个很重要的证据。但似乎还不够。这时,罗彩霞对我说,王峥嵘等人来天津时,自己两名同学曾一起和他们见面。我立即联系这两名学生,因为她们是重要证人。

6点40左右,我见到了这两名女生。她们在外面工作,坐了一个小时的公共汽车赶来。

两名女生详细讲述了和王峥嵘见面的情况。至此,王佳俊冒名顶替上大学一事得到确认。

采访后,我请三名同学在校园的小饭店吃饭。因为赶火车,10分钟后我离开。

一个小时赶到天津站,20点35分从天津站出发,22点赶到报社,我们主任吴湘韩已经等了很长时间。

根据罗彩霞提供的王峥嵘手机,我连夜采访了王峥嵘。经过记者再三追问,王峥嵘终于承认女儿王佳俊冒名顶替上大学之事。至此,事实部分得到充分确认,我马上开始写稿,一直到12点半,下班时已经凌晨3点了。

当晚,罗彩霞给我发来一条短信说:“您是很公正很认真也严谨的记者……记者真的是好辛苦的职业……”

5月5日,《公安局政委女儿冒名顶替上大学》报道在《中国青年报》推出,立即引起了社会巨大反响。搜狐、新浪等网站的跟贴非常多。

我是第一个报道此事的记者,但并不是第一个采访罗彩霞的记者。据了解,五一前,已有湖南一家媒体记者和广东一家媒体记者采访了罗彩霞,但没有报道出现。5月3日,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记者杨超采访了罗彩霞,5月4日,我到天津师大采访罗彩霞时,杨超已经赶到了湖南邵东。5月6日,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之声”第一次播出了罗彩霞事件的报道。

在新闻竞争日益激烈的今天,能否抢到“第一点”至关重要。罗彩霞事件的报道表明,互联网上的论坛已经成为重要新闻线索来源,应当引起媒体记者的重视,时时关注论坛,往往能获得好的新闻线索。实际上,《中国青年报》一些引起广泛影响的报道,如2008年《真假记者排队领取“封口费”》等,也是通过网上获得的线索。

通过互联网曝光—形成网上热点—传统媒体关注报道—网上二次转载,形成更大热点,这几乎成为重大事件新的传播规律。网络是开放的,不由某一家或某一类媒体垄断,也就是说,你不及时、认真从网上挑选信息,就可能被别的媒体抢占新闻第一点,而在激烈的新闻竞争中“抢占先机”往往比“后发制人”要主动得多。

媒体合力揭出贵州师大的“唐教授”

5月6日,媒体对罗彩霞事件的跟进继续增多,但多是湖南邵东教育局、公安局等部门的表态。实质性进展几乎没有。

应该说,贵州师范大学在录取假“罗彩霞”(即王佳俊)的过程中,发放录取通知书是一个重要环节。因为,按照教育部2004年规定,高校录取通知书必须直接发给学生本人,不得由第三人代领。如果录取通知书直接给罗彩霞,王佳俊冒名顶替就不会那么顺利。

我的疑问是,贵州师大是怎样发放录取通知书的?

5月6日晚,我在报社上夜班。晚上11点多,我联系到贵州师范大学主管招生的副校长黄开烈和原招生办公室主任(现党办主任)吕国富。黄称:“贵州师大是按照招生政策、招生程序、按录取标准来正常录取考生罗彩霞的。”

(上一页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