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深入开展“三项学习教育”活动的思考和任务

基层挂职:新闻职业生涯的宝贵经历

竞争的特殊武器:评论创新

 

 

 

待到笔者找到机会突出人墙的时候,哈马内已经走出两米开外。这时候只好大声追问:“部长先生,能谈谈伊朗和中国的能源合作吗?”出人意料的是,准备离开的哈马内听到这话后,居然调过头来站定,并示意身边的翻译跟过来。接下来,这位部长便用波斯语对伊朗与中国在各领域的合作进行了较为详尽的描述,并称“这种合作是全方位的”。

等到他的翻译将他的回答用英文转述之后,旁边围成一圈的记者也变得兴奋。一位俄罗斯电视记者赶紧把话筒塞了过去:“俄罗斯,同样的问题(Same Question to Russia)!”此时的哈马内对此问题表现得毫无兴趣,转身面无表情大踏步走开。

哈马内的回答逻辑清晰、内容完整,笔者当即据此写出一篇稿件,播发后被多家媒体采用。

显然,随着中国在全球经济中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很多重大经济议题无法避开中国而存在。而对于国内读者而言,对国际会议中中国因素的报道,具有很强的贴近性。

在国内的相关会议报道中,这种办法也较为常见。尤其是在两会上,有关航天、航空等科技领域,以及金融、信贷等经济领域内,相关人物的一句话往往可以成为一个重磅新闻的标题。

策略三:巧用手机,消弭采编间隙

新闻采写的常见流程是前方由记者进行新闻采访并编写,稿件或素材传至后方编辑部后,再进行加工和润色。这种作业方式中,由于采编各负其责,可以在一定程度上保证新闻信息的准确性,缺点是由于采编环节存在着传稿等技术环节,时效还不够快。

如何消弭中间环节,在保障准确性的同时,使新闻信息由源头传往终端的流程更紧凑?所用时间最短暂?今年的两会上,一家香港媒体的做法为我们提供了一种思路。

今年两会上,在政协经济组小组发言讨论结束后,记者开始“围堵”有关政协委员进行补充采访。一位来自香港某媒体的记者在得到发问机会后,拨通自己的手机,然后将话筒套在自己的手机上后递到采访对象面前。笔者发现,在连续问完3个问题后,这位记者对着正在通话的手机说了一声“OVER”。

他告诉笔者,采访中手机一直在和后方的编辑连线,这位政协委员的回答直接在后方进行了处理。自己所问的问题也是事先商量好的。

一般而言,后方编辑只能看到经过记者处理过的文字,无从判断这种处理是否适当。同时,复杂的现场、传稿线路不畅等技术因素都会成为会议新闻时效的掣肘。

这种利用手机现场采访的方式,使得离现场较远的编辑也能参与到采访活动中,一举抚平了采编的隔阂,消弭了一些信息传递过程中的不可控因素,保证了时效。也在某种程度上解放了记者,使得现场的采访大可不必担心文字上的处理,只须一心投入到现场去“抓”受访对象即可。

当然,这种采编两方间的“无缝对接”,需要事先有着良好的沟通和策划,尤其是问题设计上一定要做好多手准备。

策略四:有针对性准备好技术细节

很多情况下看似不起眼的问题,往往决定着报道能否顺利完成。比如在两会上,全国各部门各行业的精英和官员荟萃一地,许多人都是某一领域的权威或政策制订者,如果能在合适的时机抛出合适的问题,意味着有可能捕捉到一条鲜活的“大鱼”。

首先面临的问题是,能否快速地认清面前的这位政协委员或人大代表来自哪里,可以就哪些问题发问。尽管两会与会者在会场上均佩戴表明身份的胸牌,但在会场上,很多时候由于距发言者远而无法看清。不少记者采取的是用照相机里的长镜头来分辨,有一次我还见到一位记者竟用上了小型望远镜。一些记者往往会前打印了一些重点关注人物的头像随身携带,旁边附有人物的相关背景,以及一些问题的大致方向。

其次,提问时所采用的节奏策略也至关重要。很多时候会遇到这样的情况,当采访对象一露面,各路记者便蜂拥而至将之挤在中央。当大家争先恐后、七嘴八舌飞快地抛出问题时,有经验的记者采取的策略往往是采取压缓节奏,用慢语速将自己的问题发送出去。

这一点也容易理解,当大家都飞快地说话时,大部分声音就变成了噪声,采访对象根本听不清楚,交流也是无效的。这时,慢慢的,清晰地表达出自己的观点,才能被人所关注。

(上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