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网上假新闻可防可治

危机应对中的经济报道:变化与责任

当前形势下汽车记者的独特经历与感悟

 

 

 

 

一个新闻事件的全媒体采访体验

—全媒体运作过程分析

           

4月18日早9:00,烟台旅游大世界试营业。本刊记者随同烟台日报传媒集团三名记者杨诗星、邵壮、权立通,体验全媒体采访。

旅游大世界试营业是一个可预知的事件性报道。此类采访一般由两到三人组成一个小型团队进行。而对不可预知的突发事件,常见情况则是一名记者拿上摄像机直奔现场。

事件性新闻不需要太多策划。然而,全媒体新闻中心成立之后,策划却成为新闻生产一个重要环节。新闻中心和各报编辑部都是重要策划者。

编辑部策划的内容直接与全媒体新闻中心对接。各报编辑部会给新闻中心下“订单”,沟通所策划稿件的风格、形式,以及具体写作要求。相比采编合一之时,当前提交给新闻中心的策划案更丰富、细致、详尽。独立策划正是使一报区别于他报的重要方面。

同时,新闻中心也直接策划各项报道。在新闻中心办公室里,总监滕岳向我们展示了厚厚一叠的策划案。一些重大采访活动,往往也需要新闻中心直接根据各报特点策划不同的报道方案。日常工作中,记者自身也可以参与策划。

三名记者抵达现场的第一件事便是在初步了解情况的基础上,向集团网站水母网和手机报上传递现场快讯和照片。当天上午8:58分,邵壮向水母网发出首条快讯和若干图片,报道旅游大世界正式开放的消息。然而,并非所有新闻都会第一时间在网上发布,可以保证独家的新闻,则直接在第二天的报纸上与读者见面。

在采访现场,三名记者有明确分工—权立通出镜采访,邵壮摄像兼摄影,杨诗星做文字记录同时摄影。 前期采访看来与普通电视台记者采访没有区别。在一个多小时的时间里,三名记者共同采访旅游大世界董事长、前来购物的普通百姓。整个采访由权立通提问,邵壮摄像,杨诗星做文字记录。随后,三名记者来到旅游大世界门前,权立通进行简单的现场播报。邵壮则同时补拍现场镜头。

上午10:22分,邵壮向水母网发出第二条快讯:既介绍了记者观察到的现场情况(如哪些展区受到市民青睐),又如实报道了市场负责人对客流量的估计,同时交待了市委政府开办这一市场的目的和意义等新闻背景。

至此,视频采访基本完成。然而,三位记者并未打道回府。相反,三人开始分头采访。(接到任务后,三人已经进行了简单分工,他们将分别为《烟台日报》《烟台晚报》和《今晨6点》写稿)。分头采访完成后,各人将独立完成自己的稿件。

采访既“合”且“分”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同质化的可能。同时采访的记者并不能看到他人稿件,但会对基本的数字和名称进行核实。

事实上,新闻中心运作之初同质化严重,烟台日报传媒集团因此加大调度,一是强化特定供稿;二是各媒体选稿必须与各媒体定位相符合。

在新的流程设置上,新闻中心稿件流通到各媒体是通过“两条线”,一是待编稿库,主要是各报通用稿件;另一个是特定供稿,设定保护期,只有特定媒体才能选用。特定供稿的内容分为以下几类:一是新闻中心认为适合某一特定媒体的稿件;二是由各媒体策划,交由新闻中心执行的稿件;三是各媒体特有的栏目稿件;四是言论。

就在全媒体新闻中心的“挑错栏”上,本刊记者看到评报员对一篇稿件同质化倾向的提醒。在烟台日报传媒集团,处处可见对同质化的警惕。

回到报社,记者将视频素材交给全媒体新闻中心的信息部处理。信息部将这些素材转换成数字格式后拷贝给三位记者。记者通过这些视频素材,整理采访内容,并写成文字稿件。同时,信息部将对此进行编辑,提交水母网发布。

杨诗星说,经过一段时间适应,按照新模式采访并没有感觉增加太大负担。但在总监滕岳看来,新闻中心“很累”,它要求大量的“跨界合作”和沟通。沟通的责任落在从前方到后方的各个方面:后方编辑需要面对全集团70余名记者,了解其各自特点和擅长的报道领域;同时,由于分属不同部门,编辑部门负责人不可能就稿件问题直接把记者叫来当面修改,原有“编辑部主任—记者”的沟通链条演变成:“编辑部主任—新闻中心采访部门主任—记者”。环节越多,沟通无效的几率自然越大,对沟通双方素质的要求也越高。能否持续成功地实现有效沟通,也是全媒体运作模式面临的重大挑战。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