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网上假新闻可防可治

危机应对中的经济报道:变化与责任

当前形势下汽车记者的独特经历与感悟

 

 

 

一次在非常靠近弹道位置上的拍摄

27日9时许,三颗红色信号弹升空,演练进入实弹射击阶段。当我冲出越野车,迎着仍未散去的尘土竭力向阵地跑去时,部队的一位摄影干事扛着脚架、抱着摄像机、挎着照相机,冲到我身边。“以往实弹射击,我们摄影、摄像人员都被限制在500m外,领导不让靠近,我们也不敢靠近。这次跟着你,我也拼一把!”

我们相互牵拉着,踏着松软的沙砾,奋力向阵地奔跑。在距离基准炮右前方约80m左右的时候,我停住了脚步,告诉新闻干事迅速架好摄影机,并立即开机拍摄,然后,以低姿小心翼翼地向火炮的正前方、向着弹道的正下方,接近、接近、再接近。此时,我的心脏剧烈跳动,精神高度紧张。我知道,每靠近一米,人体承受的发射冲击波就会呈几何级增加;我更知道,每靠近一米,发射时那雷霆万钧的画面冲击力也会更加精彩!面对这难得的机会和条件,冒险也值了!在距离火炮约50m,角度约30度的位置上,我端起被晒得发烫的D3,用取景器牢牢地“扣住”了待发的火箭炮。此时,相机的参数设置为:焦距185mm,ISO200,光圈6.3,速度1/1250秒。此前,我曾经考虑过用遥控方式拍摄,但一是没有远距离的遥控器,二是遥控器的滞后直接影响对瞬间画面的捕捉,三是部队在复杂电磁环境下演练,即使有了遥控器也无法正常工作。应该讲,这是一次完全由人直接操作相机,在非常靠近弹道的位置上的拍摄。

架好摄像机的新闻干事跑到我的左侧端起相机。我看到他紧张的样子,就对他说:“不要怕!跟着我,肯定没事!”他听罢,坚定地说:“我一定珍惜这次机会,拍出最好的效果!”我们以跪姿做好了拍摄准备。戈壁滩上,发射车的马达“嗡嗡”作响,耳边时而飘来若隐若现的口令声,官兵们在车内快速装定着射击诸元……发射准备时间只有短短几分钟,而这几分钟对于我而言,是那样的艰苦和漫长。

火炮口径更大、距离更近、画面效果更好

发射了!随着一股烈火从炮后喷出,我伴着震耳的巨响急速按下相机快门,D3以每秒9张的速度欢快地工作着。取景器里,我间断地看到火箭弹以擎雷挟电、气吞山河之势,冲出定向管,吐着长长的尾焰,带着震撼人心的轰鸣声飞向远方的天际……

拍摄的时间持续了不到1秒钟,当我的眼睛离开取景器的那一刻,发现发射掀起的巨大烟尘随着大漠的劲风快速漂移过来,一旦被卷入,不仅人要灰头土脸,更严重的是细小的尘埃会钻进相机的每一个缝隙,严重影响下一步的拍摄。我一把将相机抱在怀里,拉起身边的战友,飞速向侧风方向狂奔。

终于到达了安全地带。我打开相机,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察看拍摄效果:最后一张,只有尾焰没有弹体;倒数第二张,满屏的烈火,找不着弹;倒数第三张,有火有弹,但弹头飞出了画面;再看一张,火焰清晰,弹体完整,但与火炮距离稍远,画面的冲击力不强;再看倒数最后一张,这是决定成败的唯一一张啦!火箭弹体的3/5带着青烟冲出了定向管,发射车后面的火焰与尘土正在急速扩散中,画面的整体感与视觉冲击力都充分表现出远程火箭炮发射时那排山倒海的气势,令人精神振奋、耳目一新!侧逆光的效果更增强了画面的气氛。我成功了!多少年来,我一直对期刊上登载的从侧前方拍摄的美军M270式227mm火箭炮发射照片既羡慕不已,又耿耿于怀。现在,中国的军事摄影记者也拍出了火炮口径更大、拍摄距离更近、画面效果更好的照片!那位新闻干事由于过度紧张,在发射的瞬间没有按下相机快门。不过,他事先架好的摄像机却拍出了一段绝佳的影像。

事后得知,就在火箭炮即将发射时,位于指挥所一侧的一位首长突然从望远镜中发现我的拍摄位置位于弹道正下方,顿时心急如焚。关键时刻,领导坚定地说:“打吧!不要紧。吴记者与弹道有一定的偏角,安全方面,他心里有数。”这说明,我当时已经最大限度地靠近了火箭炮和初始弹道;也说明,部队与记者之间的信任,在关键时刻是多么重要。

作为共和国的军人,我时刻牢记肩负的神圣使命;作为军事摄影记者,我脑海中时常回响着罗伯特·卡帕的那句话:如果你照片拍得不够好,那是因为你离战火还不够近。(此次演练相关报道及图片详见2008年8月2日《解放军报》及2008年8月31日新华网。)(作者是《现代兵种》摄影记者、《解放军画报》特邀记者)

(上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