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网上假新闻可防可治

危机应对中的经济报道:变化与责任

当前形势下汽车记者的独特经历与感悟

 

 

 

 

近些,再近些!

—一次火箭炮实弹射击演练拍摄纪实

    吴苏琳

2008年8月26日,我奉命赴西北某地拍摄某军区远程火箭炮射击。作为军事摄影记者,每一次任务都是新的挑战和考验,是实现自我超越的机遇。

如何解决指挥员和记者的“矛盾”

盛夏的茫茫戈壁,时而飞沙走石,时而艳阳高照。我背着两套装有中长焦镜头的单反数码相机,在技术阵地上穿行,一边了解即将开始的演练情况,一边拍摄紧张进行技术作业的官兵。

国产新型远程火箭炮是目前我军装备口径最大、威力最大、射程最远的火箭炮,发射时安全距离也较其他口径的火炮大得多。以往试验和实弹射击时,都严格禁止记者在500m半径以内拍摄,尤其不得在火箭炮前方和侧前方拍摄。我反复思考着一个问题:如何用更新的角度更好的效果,拍出国产新型火箭炮的神威。

野战指挥所内,军区领导和指挥这场实弹战术演练的将军们,对于我这个每次拍摄都“敢于靠前、敢于拼命”的记者非常熟悉。当我提出近距离拍摄请求时,他们关切地说:阵地你可以去,位置你自己选。虽然你是炮兵出身,但安全问题还是万万不能马虎!随即,一位军官通知部队:有记者即将进入发射阵地拍摄,请警戒分队放行。

在历次实弹演练中,指挥员与摄影记者都是矛盾的双方。一方要在近似实战的环境下高强度、快节奏、严格而全面地检验和锻炼部队,同时保证所有参演和采访人员的安全;另一方则是想方设法地贴近发射阵位,以最佳的角度和时机,捕捉最精彩的瞬间。管得不严,出了危险,部队不好交代;管得太严,记者完不成任务,同样交代不了。应该讲,部队对每位采访记者都非常欢迎和敬重。大方向上完全一致,问题的核心是如何保证安全。我的感受是八个字:尊重科学、彼此信任。部队要在保证安全、保守秘密的前提下,尽最大可能为记者提供采访的条件;记者也要在部队给予的空间里,尽最大可能贴近战士、贴近“战场”、贴近“战火”。

拍摄前的准备

对记者有如“实战演习”

指挥部开了绿灯,余下的事情就是我的拍摄准备了。由于部队是以快速机动、快速占领阵地、快速发射、快速撤离的方式进行演练,我必须在短短的几分钟内携带器材从指挥所到达发射阵地,然后快速选择拍摄位置,在火箭弹出膛的一瞬间,果断地按下相机的快门。为缩短从待机地域到拍摄位置的距离,我曾经想过先于火炮进入预设阵地,但由于火箭炮在戈壁上高速机动中会掀起巨大的烟尘,高度紧张的驾驶员无法观察到穿着迷彩服的我。这个想法风险太大,被否定了。于是,我决定让保障我的驾驶员用越野车提前将我送到阵地翼侧二百米左右的位置,然后扛着器材追随火箭炮进入阵地。这样,基本可以保证在发射前完成拍摄的准备工作。

拍摄位置是一个重要问题。它包括角度和距离。对于远火而言,后方有二百多米的危险区,不能靠近,况且大口径火箭弹发射时掀起的巨大烟尘会遮住炮身,无法拍到清晰的全貌;侧方一定距离上是相对安全的,但却不能充分表现火箭弹出膛一瞬间那惊天动地、气吞山河的气势;正前方拍摄风险最大,是部队严格禁止、不容商量的危险区,而且硕大的车头也会挡住炮管影响整体效果。应该说,在有一定风险的侧前方拍摄,是最佳的选择。我询问了目标区的概略距离,估算出大致的射角,反复观察了即将开赴阵地的火箭炮的外形,最终认定:在火炮的侧前方30~40度角,50m左右的距离上用80~400mm镜头的中长焦段,以竖画面构图拍摄远程火箭炮的发射特写!

演习即将开始,我再一次认真检查了充满电、装好卡、调好参数的两台数码相机,对着戈壁空按了数次快门,确认相机处于正常拍摄状态。由于大口径火箭炮发射时会掀起巨大的烟尘,首发过后,发射车将被完全遮挡,因此,对于同一门火炮发射的若干发火箭弹,理想的拍摄机会只有首发一次。大型装备的发射,尤其是在演练过程中,记者的拍摄与演练进程是严格同步,或者说是严格服从演练进程的。部队绝对不可能为了记者的一张照片多打一发价格高达几十万甚至上百万元的弹药!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