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网上假新闻可防可治

危机应对中的经济报道:变化与责任

当前形势下汽车记者的独特经历与感悟

 

 

 

 

借助热点增强经济报道的知识性

    

2008年9月雷曼兄弟破产开始,这轮金融危机从华尔街向全世界蔓延,这使得经济报道成为当前媒体一个异常重要的领域。越来越多人关心宏观经济形势,退休的大妈大爷每个月都要问问CPI(居民消费价格指数),以便判断存款利率会不会再调整;北京的出租车司机也时不时与乘客探讨人民币国际化加速,关心这一进程会否影响我们的财富;而专家学者几乎每天在媒体上发表观点,对于同一经济现象做出完全不同的解释,许多经济名词、理论、模型跃然纸上,却缺乏解释,让人越看越迷惑。

经济类媒体以及综合性媒体的经济报道,能否对这些问题,进行更好的解释和梳理?能否在变化的经济环境中,引导公众扩充经济知识面,从而更好地理解经济形势,打理个人财富?

梳理历史,强化经济热点的纵深感

经济问题和经济现象,通常不会是突然出现的偶发事件,而是有着必然的历史渊源。因此在对一些经济热点进行报道时,不仅要尽可能还原其本来面目,讲明发生了什么,如何发生的,还要搞明白其前世今生。

比如今年两会期间,关于个人所得税起征点的提高,以及企业税的结构性调整,引起代表、委员热议,有关提案引人注目,媒体争论针锋相对。但多数报道只是简单地提及当前税率过高,应当减税,同时又引用财税部门的反驳,称减税影响政府收入,莫衷一是。分析这些现象不难发现,许多关于个人所得税的基本概念,中国税制变化的简要历史,均不甚清楚。对于为什么会有现行税制及税率,多数媒体自己就缺乏了解,当然也就一团乱麻地呈现给读者了,正所谓“以己之昏昏,如何示人以昭昭”。

正确的做法其实很容易,就是要从基本的经济知识和历史学起。《投资者报》编辑、记者和分析员们,为此花了近一月时间,比较系统地分头整理了中国历史上几次重大税赋改革,通过查阅大量资料、请教专家,梳理出一个两千年中国税赋简史,用近30个版,制作了一期特别报道:《两千年重税史》(图1)。

这期报道的主要内容其实就是叙述历史。其中突出叙述了几个重要税改节点,如租赋、租庸调、两税制、一条鞭法、摊丁入亩、民国“万税”,新中国前三十年的税制简化,改革开放以来几次重大税制改革,最后才落到当前个税和企业税改革的难点与出路。为解释清楚这些历史和比较专业的税制概念,在版面处理上我们大量使用数据、图表、概念解释、重点导读、历史年表等元素,在纷繁复杂的税改报道中,独树一帜。

报道刊出后,不少读者来电来信反馈说,这期报纸很值得保存,看了历史,就更容易理解当前税制形成的惯性,以及税改的复杂性。从报社的角度来看,这其实就是增强了当下经济热点的纵深感,把看起来复杂而孤立的经济热点讲活了,通俗化了。这比随便找些专家,不着边际地点评分析,更有价值。

按照类似的思路,《投资者报》在涉及中国汽车业未来机遇的特别报道中,在有关人民币国际化的进程展望分析中,均大量梳理了相关历史背景,让这些经济历史成为叙述的核心,而非一般意义上的新闻的补充,均收到不错的读者反馈。

而这也并非我们一家奉行的好办法。在2009年4月G20伦敦峰会前后,有关人民币国际化问题引起世界关注,中央电视台经济频道就连续推出了一组特别报道,专门讲述从英镑到美元、从日元到欧元,几大主要国际货币的兴衰历史,从而为分析人民币国际化的条件与前景,打开了报道空间,这组报道,也被观众称为“货币版”的《大国崛起》。

中外联通,增加经济现象的对比度

上面提到的人民币国际化的特别报道,另一个特色是空间上的横向联通,通过增加中国与国外同类现象或类似话题的对比度,帮助读者更好地理解经济现象,观察经济热点。这恐怕也是当前的经济报道必须经常采用的做法。

2009年4月份,许多人注意到一个新闻:中国一季度汽车产销量,均超过美国,跃居世界第一。一时间,如何振兴汽车业,哪些汽车公司更具投资价值,充斥各大经济媒体。但细看下,除了一些现成数据和简单预测,并没有更多新意。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