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2009年两会报道亮点与创新

媒体融合下的报道模式转变

特殊时期:跑口儿房地产

 

 

 

2月24日、26日,新华社分别播发《走向希望的春天—来自地震灾区的报告》《“东汽精神”启示录—记在特大地震中“泰山压顶不弯腰”的东汽公司》两篇长篇通讯,被中央和地方媒体广泛刊播。得到媒体和读者的高度评价。有媒体同志认为,通讯从细小处见真情,具有很强的说服力和感染力,给人比金子还宝贵的信心,为全国人民战胜当前经济困难提供了精神动力。

本刊特此选择其中一篇通讯,推荐给读者。

什么成就了“精品力作”

—评《走向希望的春天—来自地震灾区的报告》

      

新闻是什么?学术上讲,或许有千万种定义。站在后人角度,新闻不过是当今历史的留存。从这一角度讲,所谓“精品力作”就是不但某一新闻所描述的对象具有真正的历史意义,而且,这一描述本身又具有如同伟大的艺术作品那样震撼人心的力量。

汶川地震,事件不可谓不大;描述整个灾区,跨度不可谓不广。张严平、李亚杰、金小明等7名新华社记者合作撰写的稿件《走向希望的春天—来自地震灾区的报告》以8000余字的篇幅,在展现灾区恢复重建景图的同时,更梳理了汶川地震留给我们的各种遗产。分析这篇文章,可以给把握“精品力作”的规律提供一条开山之径。

什么决定文章的分量?

“精品力作”一定是关注宏大题材,精神指向一定是大的。而对宏大题材的驾御首先就表现在如何给整篇文章定位,并确立一个怎样的结构。

《走向希望的春天》分成五个部分,如果用五个关键词来概括,这五个部分就应该是“关怀—坚强—脊梁—援助—重生”。其中“坚强”是灾区群众面对灾难的态度,而“脊梁”则是在困难中奋起的精神。五个部分间有着强烈内在逻辑:前四个部分正是“重生”得以实现的若干条件,囊括了主客观方方面面因素。而在这简化的五段十个字的结构中,又分明看见文章的重心所在—“脊梁”。如果说排在首位的“关怀”是“重生”最重要的外部条件,那么,“脊梁”则是“重生”最关键的内因。五个部分相互支撑,各得其所,全面之中不失重点。

宏大题材的报道往往带有一定回顾性、总结性,这使它不能局限于某个局部片断,而追求一种如《清明上河图》般的长幅画卷,从而记录某个时期,甚或一个时代。在新闻有限的篇幅里,怎样呈现这种大场面、大气魄?

而另一方面,对大场面的追求并不意味着对局部的漠视。文艺复兴时期教堂穹顶的壁画,其中任何一个局部本身同样是精美艺术品。同样,在这个全景图里,每个个人、他的个性不应被淹没,相反,它应该张扬得让人心动。而个人的性格、血肉又与整体结合得如此之好,以致只有先了解了整体,才能真正理解画中人的表情—他为何如此?他因何行动?他那看似平凡普通的行为又蕴介了怎样的不寻常?

换句话说,这个大场面怎样才能既充满个性,让人印象深刻,又相互支撑,一体浑然,构成一幅真正的长卷?

在《走向希望的春天》里,我看到了不同的人和他们的故事:第一对破碎后重组的家庭;为担心自家的猪有个“闪失”而不惜全家搬到山上去的老汉;失去丈夫和儿子却跳舞刺绣、学电脑的37岁妇女……每件单独看来如此琐细简单的生活,放在灾后的宏大背景下却让人无声流泪。那些失去了至爱的人,那些丢了家、没了业的人,那些一家人“走了一半”,还在开店甚至期盼到北京“耍耍”的小老板。死者已去,生者还要承担多大伤痛和悲苦。让这些人生走了一半,甚至已至花甲的人,重新回到人生起点,这种“复归平常”需要多大的勇气、多大的力量、多大的坚强!

这些不同职业、不同性别、不同年龄、不同损失和遭遇的人共同构成一幅整体的画像。每个人的“伤痛”不同,但“坚强”却是一样。这正是如此多人、如此多的故事和谐共处的核心,每个人的每个细节,不仅不会多余杂乱,反而因为细节的清晰、不同,凸显出背后更大的一致。这里,个体与整体的逻辑展现了出来:越有着更大差别的人,有着更不同、多样的伤痛经历的人,集纳在一起,才越能展现出“坚强”本质,才能将“坚强”以及更深层的“民族脊梁”赋予整个英雄的群体,赋予英雄的人民,赋予整个民族。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