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2009年两会报道亮点与创新

媒体融合下的报道模式转变

特殊时期:跑口儿房地产

 

 

 

提倡总编“先耪第一锄”

  河北廊坊日报社  赵志峰

当下,一些新闻工作者当上新闻官后,或忙于繁杂事务,或变得脑懒手懒,大多不再采写新闻、撰写文章、策划点子,偶有文章见报,也是别人“捉刀”,应付凑合而已。

当新闻官不干新闻事儿,尤其不干“具体事”,固然有大环境的影响,但更主要的内因是社会责任感、历史使命感不强。这些人把新闻采编写作当成“梯子”,身份一变,即船到码头车到站,安心舒适地当起官儿来。

新闻是一项常干常新的事业,不动脑子,四体不勤,在目前形势下很快就会变得与事业发展要求不相适应。自身拿不出重大报道策划,写不出有分量的报道、评论文章,就很难服人,更谈不上给人以启迪指导。这样的不良之风蔓延,会严重影响新闻单位的士气和党报影响力。

范敬宜当上《人民日报》总编辑都一直笔耕不缀,并对人们提出“远离浮躁,追求沉稳”的劝勉。有位地市报老总编曾自豪地讲,报社的整体报道策划自己都全程参与,确定了报道或评论主题,自己总是“先耪第一锄”,来个开篇之作。我认为,这才是一个新闻官负责任的做法,这种做法的带动和影响力是有形的,也是巨大的,应该大力提倡。

办好报纸,总编先行,办报水平就会不断迸发出新的活力和创造力。

如此软文误导患者

□ 安徽日报社  徐一化

一种因服用“**膳”对高血压、心脏病进行“餐疗”的广告,近日在安徽合肥部分都市报风行。某报3 月6 日刊发的《数万高血压停药,餐疗风暴把事儿闹大了》称:“京城高血压患者在餐疗之后,相继停服降压药。截止上月,已有数万患者停服降压药。”同城另一家报纸也在3月6日刊发《今天是合肥首批高血压、心脏病人餐疗第14天预计800人明天停药》。

记者通过到药店实地调查,被广告商吹得天花乱坠的可以进行“餐疗”的“**膳”其实只是一种保健食品。医疗专家质疑:保健食品不是药,它能让吃药的患者停药?能有这么大的功效?广告的虚假性一目了然。广告商所说的北京“数万高血压停药”,合肥“有1100名冠心病已经不吃药了,这些数据又从何而来?

这种“餐疗”宣传的危险性和欺骗性显而易见:其表现为它是用新闻的形式编造事实和统计数字,让不明真相的患者信以为真。众所周知,像高血压等病患者,需终生服药,根本不存在停药问题。媒体迎合广告商的意图进行这样的宣传,对患者来说可能是个致命的误导。如果患者听信媒体这样欺骗性的宣传而真的停药出现生命危险,媒体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媒体千万不能因贪图暂时的“小利”,而失去公信力这个“大利”。

是监督还是“报信儿”

  江苏淮安  孙连洲

2月19日晚,某电视台新闻栏目播报了一条“投诉与反馈”新闻:据市民反映,市区某小区旁边有一家游戏室,经常有人聚众赌博,记者就此联系该辖区派出所,派出所表示将于近期对其进行查处。这条新闻只有流动字幕加口头播报,没有任何画面。许多观众认为,这条新闻非但没有尽到媒体舆论监督之责,反而有向违规游戏室“通风报信”之效。

聚众赌博是一种违法行为,老百姓对此深恶痛绝,也是警方严厉打击的对象。按理说,这条新闻分量并不轻。一般来讲,记者接到投诉后,都会深入现场进行调查核实,在取得证据后,或进行曝光,或及时向警方反映将赌博窝点端掉。而对这条新闻,记者处理就显得太轻率,记者不到现场调查核实,直接将市民投诉的问题向警方反映,记者在这里没有尽到应尽的责任。而在聚众赌博一事未查处之前,电视台就将消息播报出来,这不等于是在向违法游戏室通风报信吗?警方还能在该游戏室查出问题吗?可想而知,这条投诉新闻的效果只能适得其反。

(上一页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