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2009年两会报道亮点与创新

媒体融合下的报道模式转变

特殊时期:跑口儿房地产

 

 

 

 

后奥运时代报媒体育记者 提升业务素质的三个着力点

            

对于国内体育报道而言,2008北京奥运无疑是一个分水岭。继承奥运的精神财富,尤其是奥运新闻报道的财富,应成为体育新闻工作者的后奥运使命。特别是在新兴媒体不断冲击传统媒体的形势下,体育新闻记者更要树立内容为王的竞争意识,从主题、视角和立意三方面入手提升新闻写作水平,与新媒体实行错位竞争,彰显传统媒体的独有优势。鉴于此,体育新闻记者要形成一种回头看的意识,在体育新闻实践中向优秀典型看齐,并转化为推动自身发展的动力。从这个视角切入,新华社体育记者杨明便进入了我们的视野。作为体育新闻记者中的前辈,他于1988年汉城奥运会期间采写的《约翰逊“欺骗”了整个世界》和《约翰逊果真欺骗了整个世界》,历经十多年仍为读者铭记。本文拟以杨明撰写的一组刘翔参加北京奥运会的系列文章为例,结合奥运后传媒领域,尤其是体育新闻领域的变化趋势,总结体育新闻记者提升业务素质的三个着力点。

着力点一:善于观察,从小处切入确立主题

体育竞赛采访最大特点是现场观摩,将现场气氛和入微的细节绘声绘色描述出来,最终达到记者采写目的,杨明的作品很能体现这一特点。譬如,2008年8月20 日他采写北京奥运会田径男子200米决赛的消息,报道不但将博尔特神奇夺冠和刘翔因伤退赛这两大事件巧妙地串联起来,道出运动员放松心态、享受比赛的重要性,而且既形象又风趣,语言平实且富现场感,完全不落以往一般体育报道之窠臼,可读性极强。

又如2004年6月25日世界杯决赛阶段,韩国队以0比1在半决赛里输给德国队之后,杨明在《汉城今夜静悄悄》的报道里抓住韩国球迷穿红衣衫的特点,从服饰着眼叙述了韩国球迷失望的情绪,比起那些滔滔不绝的叙述要有力得多,也形象得多。读者希望看到语言平实的报道,并不欢迎那种遣词造句花里胡哨的“雅作”。但是,光有平实是不够的,如果缺乏形象和细节;缺乏与时代同步的语言,平实便成了平庸。

着力点二:善于捕捉即时焦点,增强新闻敏感性

杨明的作品,另一大特点是善于捕捉即时焦点,提炼与读者共鸣的新闻。体育新闻往往转眼即逝,关键在于你是否善于捕捉稍纵即逝的瞬间。2008年8月18日,北京奥运会田径男子110米栏预赛前,国人关注的一大焦点是“刘翔能不能蝉联冠军?”杨明8月1日就即时抓住这个话题写下了一篇议论文,他似乎已经“预测”到刘翔夺冠有困难,为18日刘翔退赛打下了伏笔:

刘翔能不能在北京奥运会上夺金?关心这个问题的国人,网上超过了“中国最终能拿多少金牌”的预测,这种现象很有意思。

其实,刘翔能否拿金牌,结果并不重要;中国不会因多了这块金牌,就成为世界头号体育大国,也不会因为少了这块金牌,就又退化成“东亚病夫”……这次可以断定,刘翔赢了,不会有人激动地上街游行;刘翔输了,也不会有人失意地跳楼。

在上述议论里,杨明紧紧抓住大赛前人们最为关注的新闻焦点,适时地提出“刘翔能不能拿金牌同国家、民族耻辱毫无关联”的观点,既为运动员减压,也疏导了观众“胜败论英雄”的心态,更诠释了奥林匹克精神,也抓住了当时的核心议题。18日,刘翔退赛后就更显出上述文章的价值所在了。

着力点三:思想活跃,思路开阔,善于提升作品的新闻高度

每一个优秀记者都有可能有一次或两次抢占到新闻制高点的经历,但是再优秀的记者也不会在每一次事件发生时都准确无误地出现在第一现场。特别是在现场受众主动参与进来之后,记者在第一时间播报新闻的机会大大减少。完全按照传统新闻理念单纯追求“第一时间,第一现场”的报道方式,在当今的新闻环境下极有可能是徒劳的。在这样的情况下,记者就需要转变思路,在深度与广度上做足文章。杨明认为,偏激、逆反、一心想出名应是体育记者的三大必备素质。因为要想成为名体育记者,就不能按老路子旧常规办事,就必须有自己的想法,敢于提出自己的观点,这很可能被人理解为偏激和逆反;而一心想出名不是说为了虚浮的名利不择手段,而是要有上进心,有进取精神。所以,杨明的作品显得思想活跃,思路开阔,文笔犀利,不同凡响。

2008年8月18日刘翔因伤退出奥运会男子110米栏预赛,引起舆论大哗。杨明及时写出了《刘翔的伤情有必要如此保密吗?》(见8月19日《体坛周报》),文章说:

目前可以确认的是,16日刘翔的脚伤突然加重。但是,为什么不立即召开新闻发布会透露这个信息?外国田径名将分别举行了发布会,刘翔的状态牵动着13亿中国人民的神经,引起国内外高度关注,我们难道不知道?

事实上,杨明是刘翔比赛前三天了解到他伤势的。但作者仍大胆提出两天前为什么不及时向媒体告知刘翔伤势的问题。这类“逆反”报道,难道不是体育记者的责任和义务吗?杨明的作品善于把握全局,拿捏尺度,或褒或贬,均从某一事件的独特角度切入,然后有理有据有节地提升、延拓开来,最后“栓”在关键问题的核心部位上。一般就事论事,流于形式的报道、评论,如果不是站在一定高度,是难以写出高屋建瓴文章来的。那么,2005年他在国际上获得新闻奖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杨明的采访和写作技巧,并不深奥,也是每个记者用点心就能做到的。我们平时对新闻关注得多,却对每位记者的采访和写作技巧研究得少。倘若我们偶尔读到了一篇拍案叫绝的好新闻,不妨静下心看看这位记者的其他作品,再解读一下其中的妙处所在,那么对提高自己的新闻业务肯定很有帮助。(作者是《中国体育报》主任记者)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