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2009年两会报道亮点与创新

媒体融合下的报道模式转变

特殊时期:跑口儿房地产

 

 

 

“房记”三叹

都市报房地产记者的困惑与思考

      

从某种角度而言,楼市兴衰或房价高低折射了一个城市的经济发展水平。“春江水暖鸭先知”,寒冷的时候当然也是经常下水的人先感觉到,比如,都市报专职“房记”,即报道房地产新闻的记者。

危机阴影笼罩下,火热的房地产市场逐渐降温,一路高涨的房价也放缓了脚步,面对世俗之困,体制之惑,未来之忧,“房记”们也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压力与困境。

世俗之困

在普通百姓中建立了一定公信力和传播优势的都市报,是房地产开发商广告投放的首选。在金融危机影响下,仿佛一夜之间,向来“不差钱”的房地产广告在投放总量上也步入低谷。与此同时,在追涨杀跌的心理作用下,相当部分准备购房的普通百姓也加入了观望的行列。

尽管不看好楼市行情,但并不妨碍打探消息。“买哪里的房子比较好?”“房价是涨还是跌?”“能不能找开发商多给点折扣?”这几乎是每一个“房记”都要碰到的典型提问。事实证明,无论回答的内容是什么,都不能让或亲或友的提问者满意。

哪里的房子好?实际上,他的潜台词是要求准备购买的房子又便宜又便利。而这种两难对立的要求几乎是“不可能的任务”,结果,“房记”根据采访经验神侃一番直至口干舌燥气息奄奄,才发现提问者眼中那深深的失望。

楼市如同股市,是涨是跌的真消息一般人是不可能知道的。一项具有极大导向性、影响力政策的出台,一夜之间或许就会让楼市或涨或跌“尘埃落定”。事实上,对于真正想购房安居的买家而言,听到持续上涨的信息,似乎已经从相中而未买的房子中获得了增值收益。而内心的真实情况是,他对现在的房价已经咬牙切齿,哪还期望房价更高!可如果你说房价会跌,则他更希望跌到不能再跌再买而不是现在就出手。

再说折扣。亲朋好友下定决心不怕牺牲准备买房,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托“房记”找关系要折扣。可惜的是,在“财大气粗”“手眼通天”的开发商面前,“房记”往往是心有余力不足。“房记”们对亲友这种要求的第一反应是能推则推,能躲则躲。

碰到实在难以推脱的折扣要求,凭着日常工作混得脸熟,“房记”只好硬着头皮找营销总监,找开发商老总,好话说尽,身软近瘫,终于,拿到了一点点折扣,结局也不完全是皆大欢喜。有一次,拿到折扣的朋友在开发商交房时又找到“房记”,不知何故—房子阳台的长度比结构图少了30厘米!这下可让“房记”内外交困头大如斗,当时要折扣时求爷爷告奶奶,现在调过头来怎么去向人家兴师问罪啊?问题无法解决,可怜的“房记”两头受气,搞得大家不欢而散。

体制之惑

“作记者难,作‘房记’更难。”一个从事房地产新闻报道的资深“房记”深有感触地说。

作为产经新闻的一个重要分支,房地产新闻特性相当明显。合格的“房记”要知道容积率、楼面价、楼间距、多层住宅、小高层等行话的含意及房地产物业类型,要知道近两年之内的宏观调控政策,要知道房地产金融政策,(包括公积金和个人商业住房按揭),还需要知道所在城市房地产市场所售楼盘概况,等等。

对“房记”而言,做“杂家”的要求已经不够,想登堂入室,至少要成为房地产的“半个专家”。

在城市化的游戏规则中,政府、开发商、百姓再加上传媒及公共知识分子构成了城市开发建设的四股力量。在这些力量中,政府是各方的调适平衡者,媒体是监督者和评判者,但媒体一方面有舆论导向的要求,同时还要接受开发商的广告;另一方面又要为百姓代言,反映意见建议看法。在这种矛盾、多方面需求的制约中,媒体作为城市化进程中的力量被削弱了。

未来之忧

如今各种新媒体已经对以24小时为生产、传播周期的传统纸质平面媒体造成了强大冲击。

新兴媒体的不断挤压,自身纸媒的萎缩没落,与市场联系相对紧密的都市报“房记”体会尤深。一个在房地产报道圈儿摸爬滚打了近十年的资深记者笑谈现在的处境是“四面楚歌、十面埋伏”。房地产的市场蛋糕就那么大,各类媒体分而食之。而且受“危机”影响短期内房地产广告这块蛋糕在缩水变小。广告收入减少,纸张成本增加,此消彼长,报纸的生存会越来越艰难。其实,包括“房记”在内的都市报从业人员都有很强的危机感,只不过“房记”们感受得更深更强烈些罢了。

媒介的变化更迭离不开人的思想与操作。纸媒记者,只有不断充电、学习、适应,才能始终立于潮头,有所作为。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