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2009年两会报道亮点与创新

媒体融合下的报道模式转变

特殊时期:跑口儿房地产

 

 

 

 

善用网络破解新闻调查难题

        陈道龙

新闻调查能深入揭露社会问题,发挥媒体舆论监督作用,提升媒体知名度。但新闻调查有三难,找线索难、调查难、求证难,成为制约、影响新闻调查进行的瓶颈。笔者在实践中发现,由于网络的特性,网络在破解新闻调查难题中大有作为。

借助网络寻找调查线索

一些新闻调查展开后,却由于各种原因找不到可以进一步深入的线索,这让调查记者非常苦恼。

2008年7月,高考成绩刚向考生公布,就有众多考生及家长接到大量自称招生人员的电话,说考生已被这些学校录取,随后就有一份份录取通知书寄来。一名女生数天内竟接到国内7个学校的录取通知。这些学校的招生者是如何得知考生信息的?可一连四五天,我和两名记者向上海、苏州、浙江、广东等地的学校及招生人员调查,都没取得进展,很苦恼焦急,有个人丢下一句话:网上有人卖名单。

我们随即打出“购买考生名单”上网搜寻,果然发现有人在叫卖各地考生信息;一番寻找后,我们拨打了一个“蒋老师”留在网上的手机号码,以500元的价格从他那里买到一份江苏考生名单。

调查一大难关被突破,高考考生信息被出卖的真相由此浮出水面。我们还追踪调查出招生黑幕:学校雇佣招生代理→招生代理购买考生信息→撒网群发录取通知书……有近半总分偏低的考生被“招入”民办非学历机构,低分考生为圆大学梦,花费了大量钱财,很多人实际都难以如愿,状况艰难。最后,新闻调查稿《14万考生名单被出卖之后 》2008年8月1日在《新华日报》发表后,社会反响十分强烈,新华网、人民网等10多家网站都予以转载,对教育主管部门震动很大。这是国内首家媒体揭露高考考生信息被出卖的问题。

寻找合适的调查对象

以往调查一些社会问题,需要专业人员、权威人士提供情况、发表意见时,一般都是打电话到有关部门办公室,由办公室人员安排指定人员,由于多种原因,有时效果不够理想。而利用网络信息,在充分了解有关人员的专长、学术水准及职务等后,再通过电话和邮件与其联系,再登门拜访,就能得到最佳效果。

垃圾分类处理看似小问题,其实是关系到环境保护、资源利用的大事。笔者与另一位记者2008年以南京为主要对象,调查垃圾分类处理为什么没有开展好,调查进行了一个阶段后,感到有专业权威机构人员的支持才能有说服力。

于是先到国家和江苏省环保部门的网站上查看相关内容,不能满意,就转到南京大学环境学院的网上,意外发现南京大学有个阵容颇强的环境科学研究所,所长、博导朱效东教授近年学术研究活跃,发表过对南京生活垃圾处理对策研究的论文,就打电话与他联系。他一听到我们的调查题目,就称赞“这个选题很好很重要”。他以国际视野从人类生态文明的角度,论述了垃圾分类处理的重要性紧迫性,并介绍了其它城市的状况,还系统提出推行垃圾分类处理的一整套办法。

利用网络求证

新闻调查中还有个重要事项是核查有关情况,以往是记者直接去有关部门了解,或是打电话向有关人员咨询。但如记者对情况缺乏起码的掌握,不仅耗时费力,有时一连要找多个部门才能弄明。记者尝试先利用网络核查,等对所要了解的问题已感到成竹在胸,再去有关部门寻求确认,可谓事半功倍。

2008年我们在“高考名单购买”调查中被“中国经济学院”的黄副院长聘为招生组副组长,他许诺拉来一名考生就给3000元回扣,让我们不禁对“中国经济学院”的真实性产生怀疑。于是先上网查询,结果在上千条信息中,除了有此校的招生广告及南京的办学点,竟没有找到他们宣称的主校区是在北京、香港之类的信息,从而基本认定它是假冒的,于是再前往江苏省教育厅进一步核实。

还可以利用调查对象暴露的蛛丝马迹,上网进一步查询,就能了解到更多真实情况,得到继续深入调查的线索。我暗访大市场发现有商贩在半明半暗出售违规超薄塑料袋,表示要批发购买,就问它们是在哪里生产的,商贩只讲了在安徽的厂名,却不肯讲出具体地址。我打出厂名上网搜索,把这个厂的地址、电话、负责人姓名都一一找到了,立即打电话过去,表示要批发该厂的塑料袋,对方告诉了该厂在南京的总代理姓名与电话,一个超薄塑料袋的销售网络由此就暴露出来。(作者单位:新华日报社)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