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积极实践  捕捉变化

让两会报道出新出彩

“军事新闻热”中的理性认知

 

 

 

国内民意调查报道的问题与规范

      

作为一种社会科学的研究方法,民意调查(也称民意测验)能够比较准确地测量人们在某个特定时间对某个问题的看法,具有较高的可信度和预见价值,因而受到媒体青睐。就国内民意调查报道的现状看,这一报道形式还尚未成熟,媒体滥用民意调查的现象时常出现,不仅歪曲了民意,也误导了公众。那么,当前国内媒体民意调查报道存在哪些主要问题,应遵循什么报道规范?

当前民意调查报道存在的主要问题

1. 不分良莠,随意报道民意调查

不分优劣随意报道民意调查的现象很多,这是当前民意调查报道存在的最突出和最亟待解决的问题。

从当前国内民意调查的现状来看,许多发布民意调查的机构(包括媒体)并不具备做精确调查的实力和能力,许多调查既不科学,也不严谨。2005年,某报与某网根据香港科技大学一位教授“中国真正意义上的经济学家最多不超过5个”的说法做了一次民意调查,调查显示,83%的公众支持中国真正意义上的经济学家“不超过5个”的说法。有时,甚至权威机构发布的调查也会出问题。比如某权威机构的中国人才发展报告曾指出,调查显示7成知识分子处在“过劳死”的边缘。还有一些民意调查则隐含商业动机。一个典型的例子是,2004年杜蕾斯发布调查报告称,中国大陆人口平均性伴侣数为19.3个。

上述事例说明,对形形色色的民意调查,如果不认真甄选,觉得有报道价值拿来就用,很可能向公众传播不可靠甚至虚假的信息,从而歪曲民意、误导公众,还可能被某些机构利用成为宣传工具。因此,记者在报道民意调查时必须慎之又慎,认真分析、鉴别。为此,记者必须知晓民意调查的一些基本知识,包括关键概念、程序和基本构成要素,尤其要注意民意调查实施的方式(包括样本选择和质量、问题设计等),以判断其可信度。对民意调查的局限性也应充分认识。记者还应知道,有一些调查方式是不可靠的或可靠性较差,比如读者意见征求表或反馈表调查、街头调查以及不科学的电话调查和网上民意调查。其中,街头调查经常被一些记者使用,但是这种调查方式不能由样本推及总体。但是,一些记者并不了解这一点,也没有向受众说明这一点。

尤其要注意的是当前非常流行的网上民意调查。事实是,这种调查方式如果不是以随机抽样为前提的,就是不可靠的或者可信度比较低。然而,一些随意的网上民意调查却在媒体上大行其道。记者还应注意网上民意调查的结果很容易为人操纵。2008年3月21日,针对社会舆论高度关注的“300亿元”在山东省济宁市建立“中华文化标志城”一事,《大地》杂志与人民网文化频道联合推出网上问卷调查,截至3月24日,网友投票总数已经超过34万票,留言达到300条。出人意料的是,本次问卷调查的结果呈现“一边倒”态势,绝大多数网友对建“中华文化标志城”持支持态度。其中,有306300人参与“您是否支持在山东济宁建中华文化标志城”的讨论,持支持态度者高达94.8%,反对者仅占4.9%。调查组织者通过分析相关数据发现,本次网络调查遭人为恶意刷票,在某些人的操纵之下,这一网络民意调查被严重歪曲。

遗憾的是,一些从事民意调查报道的记者对民意调查知之甚少,随意报道民意调查的现象比较普遍。

2. 报道要素不全

民意调查报道要素不全是当前国内媒体民意报道的另一个主要缺陷。

调查者、调查方式、样本规模、误差幅度等调查要素是民意调查的基本构成要素,也是民意调查报道不可缺少的要素,因此,报道应完备地呈现这些基本要素,否则报道的准确性和可信度就令人怀疑。研究者张自力、樊猛对国内几家主流报纸分析发现,媒体在民意调查的报道方式上普遍关注调查结果,而对“调查者”“调查方法”“抽样方法”“样本大小”等调查要素的呈现普遍不重视。比如,2008年6月21日,一家主流媒体对北京市社情民意调查中心进行的北京市民对单双号限行态度的专项调查做了报道,报道中既没有调查的时间,也没有调查方法以及抽样方法,更没有误差幅度。上面提到的杜蕾斯的调查也是一例,没有调查公司的名称,没有调查过程,受调查者的情况也语焉不详。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