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积极实践  捕捉变化

让两会报道出新出彩

“军事新闻热”中的理性认知

 

 

 

 

滚动新闻:做什么、怎么做

    吴国华

《广州日报》2007年6月成立滚动新闻部,成为国内最早成立滚动新闻部门的媒体。在实践操作中,如何通过报网融合,推动纸质媒体和新兴媒体共同发展?报网融合的方向在哪里?这些还在探索中,还有很多具体问题需要解决。

对“视频新闻”的探索

面对新媒体发展的广阔前景,报纸要想生存并获得发展,除继续保持新闻高品质、实现新闻产品的转型之外,突破传统介质形态,寻找新的媒介融合形式成为很多平面媒体的选择。滚动新闻部成立之初,也一度在突出时效性的同时,将视频等多媒体报道形式作为滚动报道重点。滚动新闻部的记者出去采访,几乎是全副武装,录音、录像设备一应俱全。大型报道活动,更是兵团作战,前方和后方共同协作。在“6·15”九江大桥坍塌事故、2008年初冰灾等重大突发事件中,这种以报业为依托的“视频新闻”都先声夺人,影响甚大。北京奥运会期间,滚动新闻部更是将报网直播室搬到了北京。

然而,在现有的技术条件下,将报业“视频新闻”作为滚动新闻的发展方向仍然有待商榷。

不能为了视频而视频

从受众接受度上看,视频比平面更具冲击力,能更快抓住用户。以报业为依托的“视频新闻”在新闻权威性与真实性上与网络相比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滚动新闻定位为《广州日报》的滚动新闻,报业“视频新闻”以报社记者亲眼所见的第一手材料制作而成,因而真实、准确,更有公信力。

但对“视频新闻”的运用,首先应分析该新闻是否具有网民见证现场的诉求。对一些重大突发事件,如九江大桥坍塌事故、广药队冲超瞬间等,读者具有强烈的现场感知需求,他们想亲眼看看现场发生了什么,有处身现场的欲望,这些都应当增强视频手段的应用。然而对依托平面媒体的滚动新闻部来说,并不是所有新闻都具备这种视频元素。特别是一些会议新闻所透露出来的新闻信息,视频画面单一、冗长,很难吸引受众眼球。

在摄像机日益普及的今天,报业“视频新闻”的拍摄便利可行。然而一条视频新闻,是镜头拍摄、筛选、编辑的系列过程。滚动新闻部本身不具备专业的图像采集制作设备,后期编辑制作上花费的机械时间又加大一倍。这样制作出来的视频,需要的时间成本很大。看上去越花哨的视频,需要的时间越多。而滚动新闻讲求时效,很多情况下只能牺牲画面的精细性,平铺直叙。对于一条不具备视频元素的新闻,其结果只能更加得不偿失。

用户喜好决定产品方向。目前,国内网络视频还是以体育、娱乐类内容为主。“视频新闻”要吸引读者目光,必须要有精品意识。这就要求我们在运用视频手段的时候,要前期分析该新闻的特性,整合图文影音做好一条新闻,能够用图片的用图片,能够用音频的用音频,视频手段不是万能的,不能为了视频而视频。如果不能投读者所好,“视频新闻”最后只会造成读者的视觉疲劳,最终失去读者。

需要解决量的问题

更新快、更新量大是新媒体的一大特点。但目前各报业集团所设立的滚动报道部门,人员配置都不多。仅仅依靠滚动新闻人员进行“视频新闻”报道收效甚微。试想,滚动新闻部8个记者,每人一天做两条新闻,也不过区区16条。对于网络来讲,这个量是微不足道的。

虽然目前《广州日报》滚动新闻部已经与报社各采编部门建立了联动传播机制,从制度上解决了发动报社记者为新媒体供稿的问题。但是平面媒体的特点,决定大部分记者工作重点仍然在于对重大新闻事件、社会现象和社会问题的系统报道、整体反映和深刻透视。当前情况下,报社记者已经可向新媒体提供大量即时新闻,但要将这些新闻“视频化”难度仍然很大。从这些即时新闻的要素来看,也大多不具备“视频化”的需要。

新媒体应该拥有更多的新闻视频,但这不能仅仅依靠前方记者来提供。实际上,对一个突发新闻事件来说,记者很难捕捉到大量第一手镜头,更多的是后续新闻镜头。在Web2.0时代,网民既是内容的消费者,也是内容最大的制作者。滚动新闻部对 “视频新闻”的操作,也许应该更多发挥互联网的交互性,发动网民提供,发动“市民记者”通过互联网向网站提供文字稿件、图片或影像资料。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