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积极实践  捕捉变化

让两会报道出新出彩

“军事新闻热”中的理性认知

 

 

 

 

数字和用数字说话的人

  甘肃日报社  尚德琪

农村老家来了亲戚,我请他到外面吃饭,饭桌上谈起他家里的情况:全家四口人,去年,儿子到南方打工,过年时带回了4000多块钱;他在当地抽空出去干点杂活,零零星星挣了近2000块钱……

他说的意思是,打工比种地来钱快,他家和村里其他农户一样,真正的劳力都出去打工了。

事后,我把这些情况说给我的记者同行听。不料,却成了大家开玩笑的由头。有人说,劳务收入成了他家的增收支柱,从事劳务经济的人口占到了全家总人口的50%;有人说,在金融危机的不利形势下,他家劳务收入仍然保持增长势头,并顺利突破6000元大关;有人说,据统计,他家打工人口的平均收入超过3000元,而年轻人的收入是中老年人收入的两倍……

这不是拿农村人开玩笑,而是拿新闻人开玩笑。

用数字说话,是新闻界常用的术语。在强调准确性的时候用数字说话,在强调真实性的时候用数字说话,在强调权威性的时候也用数字说话。有时,用得不好意思了,常常会说一句:“数字是枯燥的,但是……” “但是”什么呢?在新闻作品中,“但是”后面常常要列举“生动的事实”。在记者们闲谈中,“但是”后面则可能是这样一些带有自嘲性质的玩笑。

事情为什么会这样呢?

首先,数字的来源可能存在问题。

某些数字可能是“倒推”出来的。比如农民人均纯收入,很多地方都是按照年初的目标推算出来的。也就是说,先有增长的百分数,后有收入的具体数。

比如固定资产投资规模,在一些地方就像弹簧一样,只要项目开了工,要多少就能“统计”多少;即使项目不见踪影,也能“统计”出不少的前期投资。

其次,数字的选择可能存在问题。

农民使用数字,是为了“更具体”地说明自己的情况。但某些村组干部、县乡领导使用数字,可能是为了“更有利于”说明自己的政绩。所以,在一些情况下,他们喜欢用平均数;在另一些情况下,他们则喜欢用最高数。

如果不全面地理解这些数字之间的关系,数字在说明一些问题的同时,也可能掩盖一些问题。

再次,数字的处理可能存在问题。

我们每天都会见到很多数字,但必须承认,相当一部分数字我们没有办法验证。这就给使用数字的人提供了一个“技术处理”的机会。

所有这些问题,其实都会反映在新闻媒体上。甚至可以说,正因为媒体片面强调用数字说话,一些人才学会了使用数字的技巧。而对数字的过分发掘,也成了一些记者表现策划水平的一种方式。拿一户农民的“劳务经济”说事,不仅以夸张的方式暴露了记者在使用数字时存在的问题,也从侧面暴露了记者对这种现象见怪不怪的态度。

用数字说话,本来是一种科学态度。但是,如果数字本身不过硬,用数字说话的人就是自欺欺人;如果使用数字的人不纯粹,用数字说出来的话就是自说自话。

(上一页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