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积极实践  捕捉变化

让两会报道出新出彩

“军事新闻热”中的理性认知

 

 

 

扩大消费报道需厘清的三个问题

                

为应对全球金融危机给中国经济带来的冲击,中央把扩大内需作为保持经济平稳较快增长的根本途径,而扩大消费尤其扩大居民最终消费则被当作这一轮扩大内需新的着力点。这一领域的报道,有必要厘清三个问题。

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不等于居民消费

商务部统计显示,这个大年三十至正月初六,全国实现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2900亿元,同比增长 13.8%。对这一数据如果用一些媒体所采用的“今年春节全国老百姓花了2900亿元”来表述就不太准确了。

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是商业统计中的指标,它指“各种经济类型的批发零售贸易业、餐饮业、制造业和其他行业对城乡居民和社会集团的消费品零售额和农民对非农业居民零售额的总和”。

可见,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按销售对象划分为两大部分,即对居民的消费品零售额和对社会集团的消费品零售额。

对社会集团的消费品零售额包括对企业、事业和行政等各种类型单位的零售额。从国民经济核算角度讲,这些单位是从事生产活动的,它们购买的各种商品,除了以实物报酬和实物转移的形式支付给本单位职工和其他个人的部分外,要么属于中间消耗,要么属于固定资本形成,不属于居民消费。

对居民的消费品零售额与居民消费之间具有密切的联系,因为其中大部分直接构成居民消费,正因为如此,对居民的消费品零售总额是计算居民消费的主要资料来源之一。

报道中我们通常用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作为消费的代表性指标,这是没有问题的,但不能直接等同于居民消费。

储蓄率高不等于居民储蓄多

近日,关于中国的储蓄率的争论又再次成为世人关注的焦点,起因是保尔森指责发展中国家储蓄过度消费不足,从而埋下了次贷危机的祸根。

通常所谓的国民储蓄率是指一个国家或地区里家庭、企业、政府机构和社会保险等各方面的储金总和占国民生产总值的比例,这是决定一个国家或地区生产和消费的物质基础。

经济学家樊纲近日指出,中国过去五年储蓄的增长,主要不是因为居民储蓄的增长,而是因为企业储蓄的增长,加上一点政府储蓄的增长。他认为,中国的消费低不是因为中国的居民有钱不消费,而是因为中国的居民没钱。所以中国不是消费的问题,是收入结构的问题。他表示,为什么有那么多的收入变成了企业未分配的收入,这应该研究。

居民储蓄倾向稳定的基本原因是这些年有一些不利于增长消费的因素。比如说社会保障、医疗改革、子女教育改革不够完善等。但另一方面,又有许多有利于居民消费的因素,包括消费信贷、城市化等。而在发展中国家,城市化是仅次于收入增长,促进消费增长的因素。上述两方面的因素加在一起,导致居民的储蓄倾向基本稳定。

当前,在涉及储蓄率方面的报道上,考虑到制约居民消费的因素还比较多,特别是社会事业发展滞后,消费环境不够完善,百姓花钱顾虑很多,不宜对高储蓄率进行过多非议。否则不但不符合百姓心愿,也容易授人以柄。

消费占GDP比重下降源于结构不合理

消费内需的不足是当前我国经济深层次的结构性问题。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去年底曾表示,我国零售商品总额每年增长得不错,为什么消费占GDP比重却不断下降?这与国人消费特点有关,物质消费较多,服务消费较少。

周小川认为,要扩大消费,首先就要在政策上研究如何提高居民边际消费倾向以及购买力分布特点。要想有效扩大消费,除了考虑居民收入、社会保障和产品价格等因素外,还需要加强对消费者情绪、消费预期、产品供给与需求间关系等因素的研究。

此外,与消费的较快增长相比,过去五年固定资产投资的增速更快,也是导致消费占GDP比重不断下降的重要原因。过于依赖投资拉动,也是近年来中国经济的深层次矛盾之一,并且造成了部分行业产能过剩、经济增长方式粗放等问题。

不过目前专家普遍认为,今后我国基本消费趋势将是持续的消费升级。当前我国经济仍正处于工业化、城镇化双加速时期,生活宽裕了,居民消费总体从重视生活水平的提高向重视生活质量的提高转变,从追求物质消费向追求精神消费和服务消费转变,从满足基本生存需求向追求人的全面发展转变。

从这个角度讲,中国经济发展中,消费的空间和潜力巨大,只要政策得当,完全能够在未来相当长的一段时期内拉动中国经济的平稳较快增长。(作者单位:新华社国内部)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