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积极实践  捕捉变化

让两会报道出新出彩

“军事新闻热”中的理性认知

 

 

 

 

军事报道谨访“隐性”泄密

          何克玲

从事多年军事报道,笔者感触最深的是,在信息技术迅猛发展的今天,传播速度不断加快,信息越来越灵通,在军事报道过程中,如何防止“隐性”泄密,是必须认真研究的课题。

保密意识不强导致“隐性”泄密

2007年5月有则消息报道:广西边防某团一场山地攻防演练在北部湾腹地某生疏地域悄然拉开了帷幕。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当地村民不仅对部队演练的时间地点大致了解,而且对参演的人数和演练课目也能猜个八九不离十。演练间隙,驻地村民竟然摸到了勘定不久、首次使用的某炮兵发射阵地上,兜售起自产的水果来。原来,部队演练前夕战士们到市场购买食物和生活日用品等,村民们便猜到部队近期有演练行动,并根据采购数量,推测训练的人员、内容与强度……驻地商贩都把这当作一次难得的商机,千方百计跟随部队而动。这便是典型的“隐性”泄密现象。

由于军事报道具有很强的特殊性,又是群众关心的热点,因此成为新闻挖掘的“富矿”。不少新闻工作者出于对部队建设的关心,以极大热情频频进入军营,而他们对于部队保密等一系列规章制度却比较生疏;有的地方记者认为军事机密问题仅仅涉及狭义的军事设施及科研成果等。事实上,有的表面看似乎与国防军事不相关的报道,恰恰与国防有着莫大的关系。如某团奉命换防接替某部队防务,开拔前夕到革命烈士陵园进行爱国主义教育;部队驻地新闻单位纷纷利用这一时机对群众进行爱国主义和国防教育,第二天地方一报纸就赫然登出“英雄劲旅再战南疆,昨日隆重誓师”的消息。报道在突出展现部队官兵“豪情满怀”的氛围时,将出征部队所属单位、编制构成、师团番号、即将担负的任务、出发时间等机密情况严重泄露。仔细阅读此文就可以把这个部队的情况全部摸透。该新闻刊发后,部队被迫改变作战方案,造成时间,人员,经济等方面的严重损失。

并非耸人听闻,我国一些报纸或期刊上的图片是国外情报部门经常光顾的地方。一些国家重要军事设施、战略要地的照片,在普通人眼里可能是很平常的景观照片,但在情报分析人员看来却具有极其重要的价值。如一张被列为“严禁拍摄”的“XXX大桥”的普通图片,在一般人看来只是感觉大桥“宏伟壮观”,但情报分析专家就能根据其比例,计算出最致命的打击点,并通过近拍照片,看出其所用建材的品质,从而测算出摧毁桥梁需要的炸药当量。一些新闻记者凭借“无冕之王”的“权力”在军事禁区无知地随意拍摄,然后在报刊上刊登图片,这正好为国外情报部门提供了“得来全不费功夫”的便利,对国家安全造成威胁。

公开新闻信息容易成为“隐性”泄密源

新闻信息资源正以其数量庞大、内容无所不包、对客观世界反应灵敏、时效性强等特点,成为包括军事情报在内的各种情报的主要公开信息源,公开信息源中往往蕴藏着丰富的情报和线索。

中国隐蔽战线杰出人物李克农上将曾在谈及如何获取情报时说,他“赞赏并实行的基本做法是95%从大量公开出版的报刊资料及有关报告中分析而得。只有5%靠秘密情报手段获得。”

美国的情报部门认为:现在很多极有价值的情报都可以在报纸等公开信息源上找到。只要情报部门重视用新的手段在公开媒体上寻找情报,就可以用非常小的投入得到极大的收获,就能找到非常有价值的情报。

因此,对于新闻报道的“隐性”泄密,我们绝不能掉以轻心。只有时刻用实战的标准审视平时的军事实践活动及其军事报道,才能真正避免未来战场上无谓的伤亡。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新闻报道必须严格遵守国家保密法规,特别是有关国防机密的保密规定。

保密意识教育是当务之急

军事变革的加速推进,使信息化战争成为未来的主要战争形态。夺取并保持信息优势,是夺取战场主动权、打赢信息化战争的基础和保证。信息化战争时代,保密已由一种服务保障性工作上升为一种作战形式;不仅在战时发挥作用,平时亦至关重要。保密就是保“打赢”。

鉴于“新闻信息资源也是公开情报源”,加强新闻从业人员的保密意识教育已刻不容缓。要使信息保密工作真正落到实处,除要严格相关的规章制度外,对新闻从业人员必须加强保密意识教育。对涉及国家和军事机密的事,应做到不该问的不问,不该看的不看,不该写的不写。(作者是《广西日报》“南疆军警”专版主编)

(上一页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