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提高引导能力 营造积极健康向上舆论环境

转“危”为“机”语境下的经济报道

战事与冲突中的记者亲历

 

 

 

“我是看着你的节目长大的”

  江苏教育电视台  周云龙

与电视台的同行们吃饭,其中一位是节目主持人,有人不无谦卑地说,我是看着你的节目长大的。

不知道我是不是太职业敏感了,那句恭维话,让我也发呆了好长一段时间:在今天,什么样的节目能够伴随一个人的成长时段呢?现在电视台基本上一年一改版,频率快的可能只有3个月。在当下,又有什么样的节目可以让人看着不断长大呢?我说的“长大”,不是生理意义上的,而是心理意义上的。

我不是个体育迷,平时基本上不关心体育上的那些人和事,但是,湖南台前段时间直播的一档体育明星颁奖节目,却扎扎实实吸引了我,独特的开场,机智的串场,灵动的现场,不是通常颁奖晚会上那些习惯语言、常规动作,所以,那档节目,我从头一直看到最后,即便是冗长的广告也没有放过。而此前他们播出的一档户外竞技节目,更是占用了我许多业余时间,只是偶尔在想起自己也是一个电视工作者时,感到有些自惭形秽:人家怎么总是可以做出这样好看而又不那么复杂的节目呢?

我也不是个科技迷,对科技类艰深的知识,常常敬而远之,不过,中央电视台科学教育频道的几档节目,却常常令我欲罢不能,丰富的背景,直观的画面,生动的情节,个性的解说,每每看得我如痴如醉……

承认,这样的节目,激发了我的审美潜能,而这样的节目,也许就是那种让人看着长大的节目,因为在随机、主动的状态下,在轻松、愉悦的氛围中,我感受到了体育的魅力,知晓了科学的道理。但是,今天的电视荧屏上,占据黄金时段的往往是邻里纠纷、情感纠葛、家庭矛盾一类的鸡毛蒜皮,搜索一遍这样的频道,等于从吵吵嚷嚷的大街小巷里兜了一圈,说实话,看一次两次,还感到比较“过瘾”。不过,日复一日地看别人唾沫四溅、哭哭啼啼、骂骂咧咧,你能不倒胃口吗?

为什么是这样的节目,而不是那些安静的或快乐的节目在电视荧屏上唱着主角呢?当然是因为它们往往有着很高的收视回报。所以,一旦有收视率高的节目登场,就会有仿制者、追随者蠢蠢欲动,电视人的智商、情商,有时不见得就比那些制售假冒伪劣者略胜一筹。

所以,当一些电视同行沾沾自喜于他们节目的高收视率时,我总觉得有些悲哀,不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那么,考量一下当下收视率数据较高的那些节目,不难发现,好多电视节目的内容生产其实还处于“低级阶段”,电视人搜肠刮肚、东奔西走,其实满足的只是某些观众的低级需要。当然,如果收视率调查真实可信,那就说明我们这个社会的主体文化需求还处于“低级阶段”。但是,即便如此,我们为什么就可以置高级、主流的文化需求于不顾而一味地媚俗、猎奇呢?媒体作为一种公共平台,是应当充分满足人们低级的文化需求,还是要努力代表先进文化的前进方向呢?

朋友在电视台工作,有很好的操作平台,可是他承认,在自己的节目里,他并不敢擅自追求什么职业理想,因为他不敢拿栏目组几十号人的前途命运开玩笑,节目达不到收视率考核标准,他们就没有工资收入,栏目就可能被淘汰,我知道,即使是他们的领导,也不敢以个人的职业理想去追求高端的收视影响,而置职工的现实利益于不顾,放弃近在眼前的高收视率的节目形态,哪怕厚着脸皮不断地“拿来”。

以这样的势头发展下去,不久的将来,观众与电视人见面时,恐怕不会再说“我是看着你的节目长大的”,很可能会改口为:我是看着你的节目学会骂人的(打架的、 酗酒的、行骗的……)!当许多电视人都不再静下心来做着自己喜欢的节目,还能奢望观众朋友看着我们的节目快乐而充实地长大吗?作为电视人,我能想到最郁闷的事,就是做着自己也不愿多看的节目,然后慢慢变老。

(上一页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