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提高引导能力 营造积极健康向上舆论环境

转“危”为“机”语境下的经济报道

战事与冲突中的记者亲历

 

 

 

“网络民意”的规制与引导

    王永霞

互联网以独特优势塑造了新型社会舆论空间,提供了一种全新民意表达方式—“网络民意”。它是传统、现实民意在互联网上的延伸,是社会事件交互作用下传播技术作为另类表达通道的表现,是当前数字化信息社会中公众民意表达的便捷渠道。

“网络民意”在彰显积极意义的同时,也存在着民意泛化、偏激、随意和不平衡等问题,如果不能善加引导,容易形成“舆论暴力”,影响社会稳定。如何正确认识和引导“网络民意”,成为当前亟需研究和破解的命题。

“网络民意”的负面特性

一、网络“隐匿性”为虚假信息提供“温床”。

互联网是个虚拟世界,人们的真实面目和身份被形式多样的符号所代替。 在互联网的虚拟世界中,网络隐匿性削弱了虚假信息传播者应当担负的责任和义务。许多谣言借网络到处传播,造成极坏社会影响。

二、网友素质参差不齐造成网络声音的复杂性。

据权威数据显示,中国目前拥有世界第一数量的网民,在一个群体社会形态日益凸显的时代里,网民这个群体可以说最独特,因为它的外延非常模糊,每个进入虚拟世界的人都可以称作“网民”。传统民意是社会公众在面对面的人际传播中形成的,这种传播模式意味着交流主体或相互熟知,或有着各种各样联系,或是属于某个群体或阶层。然而在互联网中,任何人都可以随时自由发布信息,表达意见,素质参差不齐的网民形成的意见有时会成为“大杂烩”,这些杂乱无章的“网络民意”不足以代表多数人的利益或心声,同时也不能给高层决策者提供有参考价值的民声资料。

三、群体极化性易导致网民做出错误判断致使民意窄化。

互联网虽然为网友们相互交流提供了便捷通道,但是由此产生的民意往往会是自发性的“局部民意”或者“狭隘民意”。因为在信息搜索过程中,网站往往通过同类信息搜索和网址链接,导致信息“窄化”。在论坛或社区中,兴趣爱好比较相近的网民更容易聚集在一起,逐渐形成所谓的“圈子”,越来越多“浏览”信息的网友也会被卷入“漩涡”,他们的观点会得到越来越多人赞同,也使反对观点随着漩涡的反作用越来越渺小。对于这种“群哄”式的“网络民意”,极易使网民们做出错误判断和极端行为。网络群体化导致的严重后果不容轻视。

四、非理性的网络“暴力言语”会使其他网民深受其害。

在互联网中,任何人、任何组织都可以随意将其意见、建议或者各种信息广布于上。因此一些虚假信息、侵犯他人隐私甚至违反道德和法纪的信息就有可能被一些道德败坏和不法之徒传播到互联网上,当这种信息肆虐,随之而产生的“网络民意”就是一种非理性的民意,进而会产生严重负面影响。另外,互联网会成为一些网民的情绪宣泄地,大量非理性的网络“暴力言语”也会使其他网民深受其害。

管理与引导对策

针对互联网存在的这些负面特性,笔者认为“网络民意”未来的发展,必须依靠国家和政府的力量,借助法律及技术等手段,清除互联网管理“盲区”,实现“网络民意”由隐匿性、非理性向制度化、有序化转轨,从而使互联网在推进民主政治、构建和谐社会的进程中发挥更大的作用。

一、尽快建立网络实名制,让网民为自己的言行负责。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